摄影师用镜头为立体建筑“做减法”

以峡谷闻名的美国亚利桑那州,一直以来吸引了无数游人,去记录奇异的沙漠景观。而摄影师Johnny Kerr来到亚利桑那,却是为了拍摄由建筑大师Antoine Predock设计的纳尔逊美术中心(Nelson Fine Arts Center)。

29

纳尔逊美术中心建于1989年,是Antoine Predock的代表作之一,融合了极简主义和沙漠主题,就像是一座棱角分明的山脉。作为Antoine早期的作品,纳尔逊美术中心不出意外地体现出其本人不拘一格的建筑风格,带着十足的男性气息,粗犷又强壮。但在Johnny的镜头下,这座建筑却被重新解读,开始有了温柔细腻的一面。

30

Johnny可以在纳尔逊美术中心待上数个小时,等待、观察、捕捉它随着一天中日光的变化所展现出的建筑之美,最终完成了他的摄影系列作品《模棱两可》(Ambiguity)。Johnny镜头中的建筑往往脱离了立体感,有着油画般的质地,却能为观者展现建筑本身别具魅力的形状、线条和纹理。仅仅用图像就能带领观者们欣赏整个纳尔逊美术中心,这样的构图能力要归功于Johnny丰富的平面设计背景。

34

除了远处偶尔出现的飞机,棕榈树和楼梯,余下的画面无比纯净。在Johnny精心构建的这个由淡粉色方块和浅蓝色天空拼凑成的二维空间里,我们可以体会到前所未有的平衡和宁静。

33

我们和这位摄影师聊了聊。

TP:是什么吸引你去拍摄纳尔逊美术中心的
JK:
我非常偶然地有了这个创作想法。有一天,我正在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的校园里寻找拍摄灵感,不知不觉就走到了美术中心。其实我最初觉得它并不符合《模棱两可》这个系列的主题,但是几个月之后,当我重新翻看当时拍摄的图片时,我却发现了它新的潜力。当我走在这个三维空间里时,我被这座建筑的极简主义元素以及这些元素与四周景物的相互联系所吸引。我起初设想将它们创作成对比鲜明的单色图像,但是在处理这些图像的时候,我很快意识到我在抹去一些最本真的东西,绚丽的蓝色天空和那些细致迷人的粉色线条都变得模糊起来,所以我决定保留原来的色彩。我对最后的作品非常满意,这些图像是《模棱两可》系列的第一部分。

31
28

TP:在你的作品里我们总能看到干净的线条、形状,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偏爱极简主义的?
JK:
其实我一直都偏爱简洁的设计。从小,我就喜欢模仿我最爱的朋克乐队的风格和标志。在高中的时候,我交给老师的作业多半都画满了我喜欢的涂鸦,那时的我由于没有太多的印刷材料,就十分着迷于最基本简洁的设计图。换句话说,若是要用记号笔在布料上涂写作画,它的质感必须看上去很棒才行,所以它们通常都不会有太多的色彩和渐变,或是呈现出立体的效果。作为一位平面设计师,“做减法”是我长久以来一直在磨练的技能,用最少的元素去表达最丰富的内容,减少视觉上的混乱是我自始自终的理念。

32

TP:在这一系列中,你的拍摄角度非常特别,能和我们说说你对于摄影角度的考量吗?
JK:
我非常满意《模棱两可》系列的第一部分,但是在完成之后,还有一件事一直困扰着我,那就是有天空背景和没天空背景的两组图片缺少概念上的联系。比如,我最喜欢的是那些有方形窗户的照片,虽然图像的数量不多,放在整个系列当中显得非常突兀,但事实上它们的确是重要的组成部分。所以一年之后当我再次着手拍摄这个系列时,我就想要找到更多没有天空,聚焦建筑本身的角度,来平衡整个系列,我也期待着我可以找到新的角度,而不仅仅是重复我已经在第一部分中已经做过的事情。

1

TP:在你看来,艺术的含义应该是具体的还是抽象的?
JK:
我认为艺术并不是非此即彼的。对我来说,艺术家创造出的任何东西都是艺术。好的艺术可能来自于一些特定的视觉概念以及创作原则,但也有很多时候,它只是艺术家一瞬间对于事物的直觉。即使当下无法理解的作品,回头去看也会产生不一样的感悟。如果一个艺术家的作品有特定意图,我们也的确可以尽力体现这个主题,但最终观众还是会用自己的生活经验、价值观和感官去解读它。

2

TP:你一开始并不是专业摄影师,后来为什么会走上摄影之路呢?
JK:
我大概在2006年开始涉足摄影领域。那时主要是为我的绘画和插图提供一些参考。直到2011到2012年左右,我才开始真正地学习如何使用相机和曝光技巧。不久之后,我就真正地爱上了摄影,将它作为我艺术表达的主要方式。

TP:你认为了解平面设计对摄影有帮助吗?
JK:
平面设计的知识对我来说极具价值且不可或缺。所以我强烈推荐摄影师们去学习相关的艺术元素和设计规则,然后再着手构建自己的视觉语言。就算只是在网络上搜索这些关键词,你也会有很大的收获。因为我发现,有时由于缺少构图设计的基础,很多摄影师在拍摄中都会遇到瓶颈,委婉地说,这简直是“闭眼拍摄”。所以只有当你能够理解面前的视觉元素时,你才可以更好地表达出你所追寻的理念,你所拍摄的对象也会被更好地展现出来。

3

TP:以后会继续拍摄《模棱两可》系列吗?
JK:
可能不会了,毕竟我不想一直只拍漂亮的建筑。我已经从这个项目的长期研究中学到了很多东西,对于确定我未来的工作方向,它很有意义,所以我想它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评论条款

  • - 请不要重伤他人或任何人身攻击.
  • - 请不要留污秽或淫秽字句.
  • - 请不要在此处打广告.
  • - 我们有权删除不雅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