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岁月,在摄影师的镜头下,它们的美不曾减少分毫。

喜欢拍摄废墟的摄影师很多,但像摄影师James Kerwin这样,能捕捉到废弃建筑并未被时间摧毁的鲜活气质,并且展现出其迷人魅力的摄影师,大概并不多。


目前定居在英国诺福克的James在拍摄废弃建筑方面已经有多年经验,最新影集 “蔑视(Scorned)”则格外有意义。建新房子时,人们总会仔细的考量。但随着时间流逝,很多就建筑逐渐被遗忘,成为时间的囚徒。而“蔑视(Scorned)”中出现的建筑,似乎凭着一己之力战胜了时间。这些画面也在提醒着我们,应该更多关注老旧建筑,帮助废它们重获新生。

从技术角度来看,James的作品同样赏心悦目。融合广角和高动态范围成像技术,对称的构图充满力量。平稳的对称感贯穿所有作品,带来视觉效果之外的另一层隐喻。看似充满矛盾的庄严与衰败相结合,似乎代表着生命和死亡的相互映射。也许世界上所有看似相反的事物,都是镜子对称的两面。

凭借出色的作品,James在建筑摄影界广受赞誉;他对细节的关注和发掘拍摄对象最具魅力一面的能力,成就了一切。

我们和James聊了聊关于拍摄废墟的种种趣事。

TP:拍摄废弃建筑时最有趣的经历是什么?
JK
:在意大利的一个救济院有过“惊魂一刻”,我发现了一件染血的紧身衣。还在爱尔兰见到过“神秘”医疗记录,同时还有羊群从建筑里穿过,导致我不得不跳开闪避它们。

TP:出发拍摄之前,是不是会进行大量研究?
JK:
没错,每次行程都有很详细的计划。不过如果只是要拍单独一栋建筑的话,在谷歌地图上查一查鸟瞰图和路线就行了。如果是去没去过的地方,通常我会提前一天到达,探探情况。

TP:在拍摄前需要自己动手布置场地吗?
JK:
看情况,有时不怎么需要动手。比如最近这个系列,拍摄时我不会去碰任何东西。不过在以往的拍摄中,也有必须挪一挪位置,清除垃圾等等情况出现。

TP:在你拍过的所有建筑中,有没有一些特别偏爱的?
JK:
有啊,我曾经感觉自己和建筑之间有特别紧密的联系。比如我和女朋友一起露营过两次的一栋别墅,在意大利。当时第一次去的时候门上还插着钥匙,所以我们就把门锁了起来。喝着红酒过了一晚二人世界。

TP:接下来还有哪些拍摄计划,会去欧洲以外的地方吗?
JK:
在去亚洲和美国之前,还想先拍一个东欧系列。虽然走的越远,花的钱就更多,但我还是希望能探索更多地点,拍出更好的素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