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仅有脑洞,还有实现脑洞的技术

把传统油画分解成微粒,再让这些粒子悬空,构成烟雾,或是流动的液体……这就是美国电子艺术家James Merrill所尝试的抽象数码艺术作品——《OCHRE》。解构之后重组,把二维绘画变为三维模型,这位数码艺术家把对于色彩的探索用极其抽象的形式表现出来。

从Flash盛行的时代开始,James就开始了数码艺术创作生涯,可以说是玩电子艺术的元老级人物。他的作品风格一向走抽象路线,常常出现雨、海洋和外太空等形象,在社交网络上受到不少粉丝喜爱。

相信看过视频,大家也能感受到做出这样一支动画短片的不易,在James的电脑中,常备着3DSMax, Krakatoa, StokeMX, Realflow以及Fumefx等等软件,这些软件就相当于他的画笔。而他本人也在创作中不断总结经验,发现新的技术。以独具沉浸感的作品让古典绘画获得新的活力。

1

我们和这位不断创新的技术控+艺术家聊了聊。

TP:开始从事抽象数码艺术创作是有什么契机吗?
JM:
我的风格一直很抽象。在抽象数码艺术出现之初,我就开始创作数码绘画和 尝试3D建模了。一直以来,线上艺术家社区给了我很大的动力,社区里的朋友们会分享数码艺术最新的潮流,还会给我不少很有参考价值的反馈。后来软件也变得灵活好用,大大降低了新人入门的门槛?

TP:怎么想到去解构古典绘画的?
JM:
一开始只是在做技术上尝试,当时刚好用了硬盘里的一幅画当练手的材料,结果渲染出来的结果出乎意料的好。紧接着我就决定了下一个项目的主题,探索名画中的配色,并用动画的形式展现。我曾经做过一系列液体、烟雾和风的效果模型,所以想试试把这些表现模式应用起来。要兼顾技术和审美其实挺有挑战性的,不过从中也学到了很多。

2

TP:在创作OCHRE之前,你算是经典艺术爱好者吗?
JM:
每一种艺术形式都有其独特的价值,经典艺术的地位是无需质疑的。不过我个人更喜欢先锋数码艺术。其实如今的当代艺术家们同样需要从古典艺术中学习,前辈们创作的方式也值得我们借鉴。找一天去艺术博物馆逛一逛也许能获得一些新灵感呢。

TP:为什么选择这几幅画作为创作原型?
JM:
这次选择的标准有两点,一是原画中色彩的表达,二是主题新鲜有趣。这次项目的重点就是色彩,所以原画中需要有丰富的用色,这样才好转换成抽象动画的形式。

4

TP:古典绘画配色最吸引你的是其中哪种特征?
JM:
最有趣的地方在于从前用的颜色是用颜料调出来的,是真实存在的。在数字世界里有极为多样的色彩供我们选择,但用颜料调色就面临很多风险,正是在艺术家们研究调色的局限性时,才有了色彩理论几次重大进展。

TP:做了这么多梦幻的场景,会不会真的在梦里梦到它们?
JM:
还是在清醒的时候和这些画面打交道吧,因为创作的过程需要严谨的技术。首先,接下来看如何用这些效果表现艺术作品,这个过程通常在我远足、滑雪或者骑车的时候完成。运动能帮我理清思绪,还能激发新想法。

TP:接下来有什么新计划?
JM:
现在我已经证明自己可以把绘画转换成微粒,下一步希望能把电影也变成这种模式,会用到制作OCHRE的最后阶段发现的一些新技术。另外还计划在我的WAVEFORMS项目中发布一系列自由格式动画。

5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