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极简主义应该有多简单的思考

来自阿姆斯特丹的Chungkong是一位有双重身份的设计师。白天帮客户塑造品牌形象——设计Logo、宣传册和拍广告,到了晚上,他就会抛开所有外界的干扰,换上Chungkong这个名号,开始潜心创作极简主义作品。最近,他设计了一组以F1赛车大奖赛为灵感的海报,展示了20个大奖赛分站的赛道图和相应的国旗。

F1-overzicht1200

Chungkong对审美哲学有着精准犀利的理解,正如他的作品一样。提到自己的风格轨迹,他说道:“只有在表达精准的前提下,少才是多。”虽然语带嘲讽,但的确道出了设计的核心。在Chungkong的个人网站上可以看到他最具代表性的一组作品,极简设计的电影海报,目前已经有800多张。而赛道系列海报的出现则展现了他全面的技术,任何关键元素都运用的炉火纯青。

My-F1-AUSTIN-Race-Track-Minimal-Poster

我们和这位设计师聊了聊。

TP:为什么会注意到F1大奖赛的赛道?
C:
作为一个极简主义者,那些黑色柏油路带给我莫名的启发。某种程度上,它们算是三维的图案设计;再加上路面上色彩鲜艳的赛车,很想试一试能用这些元素做出怎样的设计。

TP:既然已经是全职设计师了,为什么业余时间还是选择做设计呢?
C:
因为我意识到好的设计并不产自一个民主的过程,这很令人沮丧。Sir Alec Issigonis说过:“骆驼是一匹委员会设计出来的马。”对于这句话,相信每一个在文创行业工作,常常和客户或者客户总监打交道的人都深有体会。

My-F1-CATALUNYA-Race-Track-Minimal-Poster

TP:在创作极简海报是,如何取舍各种元素?
C:
每次我都会问自己相同的问题:“谁才是真正的主角?”就像托尔金笔下的魔戒,一戒驭众戒。找到这个主角,就找到了力量的来源。这就是我创作的标准。

TP:极简美学为什么会吸引你?
C:
因为它的简洁。事物的本质和精华已经足够美丽。在我接触设计之初,非常认可“少即是无聊”这个观点,70年代大部分瑞士设计学校都是这样教学生的。讽刺的是,现在极简主义反而成了我工作中最重要的部分。

My-F1-BAKU-Race-Track-Minimal-Poster

TP:你原本“少即是无聊”的观点是如何转变的?
C:
这个观点就像脑子里的一个小人,不停地强调:“少是无聊,少是无聊。”这让我能够保持敏锐,找到复杂和简单之间的平衡点,之后才总结出了“只有在表达精准的前提下,少才是多。”这个概念。

TP:你很喜欢用“明天能犯更好的错误”这句话激励自己,那么你曾经犯过最好的错误是什么呢?
C:
让我想想,在我犯过的众多错误中,最棒的应该就是早年间“少即无聊”这个观点了吧 。

My-F1-BAHRAIN-Race-Track-Minimal-Poster
My-F1-FRANCORCHAMPS-Race-Track-Minimal-Poster
My-F1-GILLES-VILLENEUVE-Race-Track-Minimal-Poster
My-F1-HUNGARORING-Race-Track-Minimal-Poster
My-F1-Interlagos-Track-Minimal-Poster
My-F1-MARINA-BAY-Race-Track-Minimal-Poster
My-F1-MELBOURNE-Race-Track-Minimal-Poster
My-F1-Mexico-Race-Track-Minimal-Poster
My-F1-MONACO-Race-Track-Minimal-Poster
My-F1-MONZA-Race-Track-Minimal-Poster
My-F1-Osterreichring-Race-Track-Minimal-Poster
My-F1-SEPANG-Race-Track-Minimal-Poster
My-F1-SILVERSTONE-Race-Track-Minimal-Poster
My-F1-SOCHI-Race-Track-Minimal-Poster
My-F1-SUZUKA-Race-Track-Minimal-Poster
My-F1-YAS-MARINA-Race-Track-Minimal-Poster
My-F1-Shanghai-Race-Track-Minimal-Poster
My-F1-SEASON-2017-Race-Track-Minimal-Pos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