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沮丧时,他选择用水和炭笔画出情绪

今天介绍的是新晋德国艺术家Felix Dolah和他独具一格的炭笔画。他笔下的人物有着光秃秃的脑袋和细长的腿,若有若无的眼睛不知望向何处。画面散发着深深的忧郁气息,每一份作品里他都留下了指纹。

3

Felix在少年时曾有过为期三年的反思期,大概一年前他将这些融进了绘画实践。从绘画技巧学起,很快Felix便掌握了丙烯画,然后是水彩画,最终他固定了自己的风格:用炭笔和水作画。

风格质朴的作品,看似抽象,但其实是有参照的模特,Felix的作品中大约有一半画的都是他。在开始每一幅创作前,他们会进行数小时的交谈。真诚,是他作为一名艺术家的准则——对他人和对自己坦诚。“我几乎一生都在与沮丧作斗争,知道并面对这一点非常重要。沮丧也是我的作品存在的原因。”

5

Felix也尝试过很多解压的方式,他曾以乐队鼓手的身份游遍了整个欧洲,在水平业余的情况下玩起了国际象棋,他还喜欢上了很多电影大师,从塔可夫斯基到安东尼奥尼等等。另外,他对于文学也是无比热爱,从奥地利诗人里尔克到爱尔兰作家贝克特都对他影响至深。其中对于他的艺术发展最为重要的人是苏格拉底,“苏格拉底是我最好的伙伴。”

面对沮丧,Felix给自己的最好解压方式就是,作画。

4

TP:你的绘画风格真的很独特,发展这个风格的过程如何?
FD:
我从来不会逼迫自己,不会去想究竟该往哪个方向走。又硬又脏的炭笔和流动的干净的水,木炭的部分会感觉比较粗糙,而水的部分则比较温和。我学着用自己的方式去控制这两种元素。

TP:有没有什么人或是物件对于你的风格起了关键的影响?
FD:
苏格拉底。在一段哲学对话中,他说过一段话,大体意思是:“对于人类来说最好的善行便是一场真心诚意的对话”。这句话点醒了我,我意识到我的艺术也要成为一个个充满真心的对话。

TP:如何看待艺术与真诚之间的关系?
FD:
我所有的作品,都投入了100%的诚意。其实我经常会上传了作品之后又把它删掉,就是因为有些地方感觉不对。对我来说,艺术本质上就是一个人的诚意。

TP:跟我们说说你使用的材料和技巧?
FD:
我用我的胳膊、我的脚,还有我的灵魂打造了这些作品。没有任何的约束和限制,一切随心。

TP:为什么只用黑白色?
FD:
不少人会说:你应该用点别的颜色。不过我的答案永远都是一样的: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事。

TP:指纹似乎是你作品的重要组成部分。这种触觉元素对你来说很重要吗?
FD:
第一次使用指纹是出于偶然。那是一次很幸运的偶然,因为感觉对了。它让我与自己作品的距离更近了一步。指纹就是人的身份,我的作品就是我。我希望通过作品发现自我,所以决定在作品中加入指纹。偷偷告诉你们,其实有一些作品中的指纹不是我的。

TP:你的灵感多来源于什么?
FD:
任何东西都能成为我的灵感来源。我每天起得很早,一辆飞驰而过的火车、它发出的轰隆声,或者一首歌都能够激发我的创作灵感。除此之外,还有人类、文学、地理、电影、大自然(尤其是树和鸟儿),甚至与朋友或是在巴士、车站、商店、酒吧里与路人甲的一段交谈等等都是。

TP:未来你的艺术会往哪个方向发展?
FD:
我想带领它去往哪里不重要,重要的是它会引领我到哪里。我是比较被动的。

2
1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