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岁月的洗涤,这些建筑愈发唯美

​我们介绍过不少关于废弃建筑的摄影作品,本期这位摄影师的作品,同样令人着迷。

Church
Commerce

Roman Robroek,一位迷恋于城市的摄影师。他对美的认知与众不同,认为只有经过岁月的不断打磨东西才更有味道。于是便四处寻找那些年久失修、看上去既危险又似乎无害的美丽建筑,并将它们独特的宁静呈现给大众。

Crumbling
Chapel

Roman的摄影兴趣始于6年前,对那些已经退出舞台的建筑以及背后故事的热爱最终让他走上了城市摄影的道路。在这条路上帮助他的还有当地的废弃建筑摄影师论坛,他们互相交流经验,搜集并一起守护着那些最棒的废弃建筑,使它们远离觊觎的眼睛和世俗的叨扰,免得因为游客的打扰而遭到破坏。

眼光独特的Roman用镜头捕到这些地方最好的样子,还获得了在今年伦敦克勒肯维尔设计周展出作品的机会。

Casino

最初寻找废弃建筑物是通过研究报纸上别人所拍的图片,不过现在他已经进入了城市探索者和建筑发烧友的内部小圈子。 “老实说,跟你们讲这些可能会影响我友谊的小船,”讲到这个志同道合的网络小圈子时Roman说道。处于濒危边缘的建筑能提供一种独特的治愈方式,这场冒险会“让我忘记所有日常生活中的纷繁,全身心投入到那特别的一刻。这是一种放松、修复自我的方式。”

Greenhouse

仔细领略一番他那美到摄人心魄的治愈系作品吧。

TP:这样的城市摄影有什么特殊的体验?
RR:
废弃的建筑通常都位于比较荒凉的地方,非常安静。每当探访这样的地方,我都会特别注意周围的环境,任何声响和动静都要观察。因为一般里面是不允许进的,我得小心不要被逮到。

Control

TP:你对废弃建筑背后的故事很着迷,那对拍摄地的历史做过多少了解?
RR:
了解历史所花的时间往往比实际拍摄时间都多。它们的故事找起来并不容易,而且基本都是外文(具体要根据建筑所在地语言)。一旦发现故事,我就会写一篇摄影报告或是博文。

Corkscrew

TP:探索的时候是不是要很小心,有过“死里逃生”的经历吗?
RR:
废弃建筑很少有完好的,也没有人料到你会进去,内部都是坏的,又霉又臭。去年我去了意大利的一个教堂,地上横着很多木条,一不小心我就踩到了一根生锈的大钉子上,钉子直接扎鞋里了,幸好没扎脚上,不然就完了。

Detail

TP:城市探索者基本都会自觉保密这些废墟的地址。这样做会不会太自私了?
RR:
是自私,但也是有必要的。小偷、涂鸦艺术家,还有很多破坏份子也都在寻找这些地方。我不懂怎么会有人想把自己的名字喷在一座废弃的建筑上,反过来想,可能他们也不明白为什么我会喜欢拍这堆“废物”吧。

Gym

TP:进行探索有什么要注意的?
RR:
不要独自一人去,如果真的要自己去,那就告诉别人你去哪儿,什么时候会到那里。要做好自我防护,比如要穿上合适的鞋子,带上手电筒。

Hall

TP:你用了什么器材?
RR:
所有的照片都是用佳能650D拍的,多数是广角镜头。这个真的强推,因为很多地方的房间都太小了,用广角的话基本可以把房间的大部分都拍下来。

Balcony

TP:目前还在使用中的建筑中有没有你迫不及待希望它快点被废弃,然后你好拍照的?
RR:
有,慕尼黑的皇宫博物馆。那些建筑里的结构和细节十分令人震撼,让我过目难忘。即便是破烂不堪,也能轻松拍出很多比现在更美的照片。

Mine

TP:是不是大多数建筑带了一点“复古”的味道后都会更漂亮?
RR:
我更希望像这样漂亮的建筑是还在使用的。当我拍过的废弃建筑被翻新、重新投入使用的时候我都会特别高兴。

new_Orangery
new_Steps
Piano_1
View
Wool
Staircase
Piano_2
Pool
Pillar
PianoDu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