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s born colour-blind.”

“读公立高中之前我上了9年的天主教学校,但是二者我都无法融入进去。从那时起,一直到前几年,我似乎都在逃避、在坏的选择之间徘徊……”

在美国西海岸威斯康星州一个偏僻的农村长大,插画师、艺术总监Jesse Draxler因几次严重事故带来的锥心之痛,让他在孩童时期就感到“愤怒且无法控制”。在他的多材料拼贴作品里,你看到的是暗示黑暗的人物、近乎虐待一般的线条、搭配简单的黑白灰。有些精神扭曲。

1
2
3

我们选取了其中一部分呈献给大家,一些看似凌乱但又极富故事感的作品。这些画面扭曲、难懂又令人感到不安,却引起了业内的关注,也让《The New York Times》和McQ等向其寻求了合作。

4
5

THE PLUS与这位特立独行的视觉艺术家聊了聊。

TP:为什么会踏入艺术领域?
JD:
艺术是曾经的我唯一真正在乎的东西。我从很小就开始画画,从来没有停止过做东西,以各种各样的形式。高中毕业后我基本上身无分文,但在餐厅打工时我都拒绝超标准工时工作。我把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工作室里练习,尽管差点无法维持生存。我一直抱着希望,只要我坚持下去,有一天艺术一定会给我回报。

TP:什么会激发你去创作一件新作品?
JD:
当需要一种真实的形式来进行自我表达时。

TP:你喜欢用什么类型的东西来创作?
JD:
所有身体类的,裸着的人体、模糊不清但具有可延展性的形体、感伤的人。

TP:为什么这么钟情于创作黑白色作品?
JD:
作为极简派的一份子,我倾向于把一切都归于最简单的状态。首先,在表达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时我看不到用颜色的必要;其次,我天生是色盲,判断东西的颜色是一件很令人纠结的事,我总是得问朋友或同事这支画笔、那支铅笔是什么颜色,这就使得用色以及创作本身变成了一个不自然的过程。放弃色彩感觉更像是跟上了天然的节奏,而不是失去了什么。

TP:你是通过油画和照片等进行创作,有没有什么特别钟爱的媒介?
JD:
为了达到渴望的效果需要做什么我就会做什么,任何东西我都会使用。不过我真的特别喜欢手指绘画。

TP:这些图片基本都是拼贴而成的,照片都是从哪儿来的?
JD:
我喜欢“重新分配”这个概念:这些图片最初是在自由市场经济的名义被创作出来的,而我想要从中挖掘出更深层的真相或事实。过去我经常为图片附加深意,但最终发现这样做是徒劳的,所以现在基本上都是直接跟摄影师合作,我自己也开始拍照片了。

TP:你的作品主题经常都是扭曲变形的人类,为什么?
JD:
因为我就是一个扭曲的人。

TP:有没有尝试过隐藏真实的自己?
JD:
我永远不会去尝试隐藏真实的自己,因为隐藏自己就说明你有一些害怕或是感到羞愧的东西,不过我喜欢一定程度上的神秘感。我通过作品来分享重要的东西,展示作品时不带进自我意识,这样观众就可以以他们自己的方式去解读。

6
7
8
13
14
11
12
9
10

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评论条款

  • - 请不要重伤他人或任何人身攻击.
  • - 请不要留污秽或淫秽字句.
  • - 请不要在此处打广告.
  • - 我们有权删除不雅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