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简摄影师的镜头下 除了高楼只剩蓝天

 

Florian Mueller是国际知名的摄影师、艺术家。从触角到山川,他的作品涵盖了世间常见却又有些特别的事物。他将自己的出生年份和对摄影的热爱组合在一起,为自己起了ISO 74这一网名。这位来自科隆的摄影师正在进行主题为《奇点》(singularity)的系列摄影,用极简手法把世界各地的建筑都变得如雕塑般精致。

Nikon D800E和Nikon D810是Florian最常用的工作好伙伴,再加上一些镜头作搭档(《奇点》(Singularity)中主要是Nikon 50mm, 35mm以及12-24mm)。他让建筑物从它们喧闹繁杂的都市环境中脱离出来,放置在蓝天背景中——这样的创作造诣需要的是大量耐心,当然偶尔也需要一些后期处理。

“这些建筑对我来说肯定有些不一样的地方。可以是外观,形状,或者独特的魅力”Florian解释道。作为建筑同好,我们很想了解他眼中建筑的魅力所在,以及这种魅力与严谨的极简风格如何相映成趣。

The Plus: 建筑摄影是你的专长,是什么吸引你走上这条路?
Florian Mueller:
对我来说建筑就是雕塑的一种。70年代有一股神奇的野兽派浪潮(Brutalism),哥特佛伊德·波姆的教堂就是其中代表,用混凝土制成——那场运动得名于法语”concrete brut”,也就是粗矿混凝土的意思。后来又有了充满简洁美、以功能为导向的包豪斯风格,以及后来民主德国无比简洁的建筑“Plattenbauten”。对我一个摄影师来说,这些都是艺术品。在《奇点》(Singularity)里我将建筑删繁就简到只剩下自身,就像是一个干净的画廊或博物馆里放置在底座上的一个雕塑。

TP: 你认为你“删繁就简”的风格能让观众有所思考——那么《奇点》(Singularity)能激发怎样的思考呢?
FM:
 不好说……建筑摄影以及这种极简风格未必能引发什么思考,可能只是一个很好的引子。这个未完待续的系列中的一些照片确实能引发一些思考:这周围的社区是怎样的?其他建筑长什么样呢?

TP: 那么我看到的这些建筑都在哪里呢? 是什么让它们吸引了你的眼球?
FM:
在旅途中我拍摄很多照片。你可以想象,一个对建筑有偏好的家伙最常拍摄的是什么?当然,就是楼宇。实话实说,我是在翻弄去年11月在纽约拍的照片时才开始做这个系列的,当时一下子就爱上了这种删繁就简的画面。我翻遍了我过去两年的库存,从香港、英国、西班牙、法国和德国拍摄的照片中找出了更多候选者加入这个系列。现在,我去一个地方之前都会研究一番,寻找适合放到《奇点》(Singularity)中的地点。谷歌地球真是一个好伴侣……

TP: 你对繁杂的城市建筑进行了美学上的“拆迁”,那么你本人是更都市还是更乡村呢?
FM:
都是。我需要大自然让我放松,并在城市中补给精神食粮。举个例子,当我在曼哈顿或香港时,噪音、混乱、喧嚣、气味和躁动包围着我。我很喜欢。一定时间内,我会呼吸着这一切,在人潮中游泳。接着我就需要放松心灵。最适合不过的就是充满野趣的大自然——远足可以将你的关注点重新移回到自己身上。

TP: “奇点”(Singularity): 为什么选这个标题?
FM:
 从拉丁语中的“singularis”而来,有独立、分裂的意思。同时它也指突出的不凡的事物;同时也是时空中的一个点,有着无限大的物质密度和无限小的体积,时空也是无限弯曲的,就像黑洞一样。多酷!












Florian的作品于他的线上商店有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