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ck Rock揭开巨星的背后一面

 

David Bowie作为一位多变而迷人的表演者永远留名音乐史上,用他一生的非凡演出震撼着无数失意的青年、乐迷和演唱会爱好者。英国著名摄影师Mick Rock的摄影生涯硕果累累,被称为“冲击了整个七十年代的人”,他的摄影集《David Bowie的前进之路》(The Rise of David Bowie)带我们更进一步了解了这位乐坛传奇的人生,以及他度过的时光。

book cover (TASCHEN)

Mick在1972年年初见到了David,从David最初的起步阶段到后来广受拥戴,Mick一直在关注着他:David对他来说既是拍摄对象,也是好友。今年的Mick很忙碌,他抽出时间与The Plus交谈,聊聊他与David Bowie工作中的关系。

The Plus: Mick你和很多知名艺术家合作过,和David Bowie的合作有什么不同之处?
Mick Rock:
 说到David,那就很多了。他很健谈,可以聊好几个小时,他也是个很积极乐观的人,愿意引领方向。我们合作很愉快,他应该也很喜欢我做的东西,所以和他一起工作是很轻松快乐的事情。 他像我的好朋友一样,很难对他有什么负面印象。

6

TP: 这本书里有非常多出色的摄影作品,你与David是如何进行筛选的?
MR:
 我们之前为一个叫Genesis的出版公司做过一本书,但他完全信任我,让我挑选我认为适合放在书里的照片。我们有一个共识,就是50%的照片应该是从未公开过的,他希望这样能让他的歌迷感受到这本书的特别之处。

TP: 这本书你最喜欢的地方是什么?
MR:
 确实是本很美的书。它的封面很特别,有五张图片,把它放在桌上,你在旁边走动的时候会觉得它一直在舞蹈。他们完成得非常出色,我很满意。虽然一半的照片都没有公开过,但里面依然会有很多的经典照片。

9


TP: 你与David Bowie一开始是如何认识的?
MR:
 那是大学毕业后之后一两年,很早的时候。我见到David并为他拍照,采访了他,我发现我们有很多相似之处。他的经纪人告诉我“你是第一个用David看待自己的方式去看待他的摄影师”,我觉得这非常有帮助。我和他共度了很多愉快时光,他有着很积极乐观的个性,集中了人身上的各种优点。他表现得体,让你想要尽力帮助他。

TP: 你觉得他在镜头前的表现有随时间改变吗?
MR:
 他一直都有某种自觉意识。David在镜头下看起来很有安全感,从未对我提过任何限制——拍他很轻松。

11

TP: 在你为他拍摄的所有照片中,有没有哪些是他偏爱的?
MR:
 有一些。我知道他喜欢一张他和Mick Rodson在火车上吃午餐的照片——他们看起来熠熠生辉,但其实只是在吃一道再平凡不过的英式火车午餐——羊排,豌豆还有煮土豆。这张照片很有名。

TP: 对于他那些出彩的妆容,你有什么看法吗?
MR:
 大部分是他自己做的——我拍过很多他自己上妆的照片。他很有才华。在他最后一次巡演时,他请到日本一位非常有名的化妆师为他上妆;妆容色彩非常亮,他很喜欢。

10

TP: 你希望这本书能够带给人们什么?尤其是对年轻一代来说?
MR:
 某种程度上说,这是对David的最后致意,我很高兴能用他所喜爱的方式完成致意。当然,书中呈现的是《Ziggy Stardust》时代,我想尽可能地呈现那个时期的样貌。他是一个很奇妙的人。对我来说,他几乎是拥有催眠般魅力的人。他有这种特别的魅力,我相信这本书能体现出来,它展现了David魅力的深厚。

7

TP: 可以用三个词来总结你与Bowie的关系吗?
MR:
 嗯……只有三个词,让我谨慎挑选一下。他曾在采访中说过他觉得我很有同理心。我对于他也有一样的感觉,作为艺术家也作为人。但我想说我们的关系也是奇妙的——我从拍摄David的过程中感觉到了这一点。你需要有同理心。所以同理心,激动感,以及魔幻——如何?

TP: 很好!你在音乐和娱乐行业已经做了很多年。我们好奇你的播放列表上会有哪些音乐?
MR:
 我喜欢雷鬼。我喜欢Yeah, Yeah, Yeah的音乐。

8

TP: 作为对数字摄影和胶片摄影都有深入了解的人,你对两种摄影方式的分裂有什么看法?
MR:
 我认为对于我,以及经历过胶片时代的摄影家来说都会有所不同,因为你总是在想框内的构图,但现在的人们就直接拍照了。我喜欢这样,我没有意见也不是一个反数码主义者。我只是觉得胶片会多一些关于艺术的东西。现在我也不怎么拍胶片了。

3

TP: 你用手机拍照吗?
MR: 会的,在旅游的时候或者聚会的时候,我和其他人一样都会用手机拍照,因为很方便。 

5

TP: 除了摄影外,你空余时间会做些什么?
MR: 
有件事情我每天都做,也做了很多年,那就是瑜伽。70年代的时候我在伦敦就开始做瑜伽。我也会诵经,会冥想,我做很多按摩,还有针灸……你能想到的我可能都做过。我生活清静。会出门吗?我总是受到聚会邀请。我去得挺多,但不会过度。我也喜欢老黑白片,也喜欢纪录片。我喜欢人物主导型的电影,这种片往往是老电影。

4

TP: 如果没有成为摄影师,会做什么?
MR:
 很可能有两种选择。我在剑桥大学学的是现代语言文学,所有人都以为我会成为大学里的老师。我也写诗,所以我可能会成为一个词作家——这是另一种选择。两种选择都是有可能的,只不过遇到了摄影,不知怎么地就成为了我注定要做的东西。我能做一个瑜伽教练吗?也许吧。我做得足够多。在文字、瑜伽和摄影之间,也许我至少会成为一个心理治疗师吧。

1

TP: 作为一个摄影师,你会特别在意自己的形象吗?
MR:
 我有很多衣服,是很多设计师给我的。但大多数时间我都穿着黑牛仔裤、丹宁上衣、靴子和丹宁外套……我是一个摄影师,我需要穿得舒服。

TP: 对于新书有什么计划吗?
MR: 
我们现在在做一本关于Lou Reed的书的新版,就在他去世前做的。原计划在2012年Lou去世之前出版,但却搁置了。今年想要重新出版。我也为很多展览奔波——今年我会去东京、布宜诺斯艾利斯、墨西哥城、伦敦……我是个大忙人。

2

Rise of Bowie is published by TASCHEN, availabl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