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atbox艺术家讲述音乐和诚实的黑白

 

Reeps One,一个能被称为通才的年轻人,他独来独往,充满竞争精神。他的beatbox技巧屡获殊荣,但他依然永不知足地继续探索和突破边界。尽管他的视听秀和在beatbox锦标赛上的成功在全世界范围内引起了关注,但应当更引人注意的是他在艺术领域的广泛兴趣。从哈佛大学的特邀讲师到独具风格视觉艺术的创作者,从油画到人体彩绘,Reeps One“贪婪”地扩展着beatbox文化的疆土。

1
2

他的视觉作品是抽象的,倾向于他对抽象作品的概念;在他位于伦敦的工作室中,他告诉我们:“我认为实现从未实现过的东西非常棒,抽象作品就能让我办到这一点。”

3
7

正是这样的概念引领着他以beatbox为跳板,跃往艺术作品、下国际象棋、学习语言学,他所关注的是决策、曲式和形式,而不仅是锦上添花,或是简单地局限于音乐体裁上。


The Plus: 能讲讲你创作这些图画的过程吗?
Reeps One:
它们是用我在水中发出的声音,经过一种叫cymatics(音流)的过程做成的;简单来说cymatics指的是利用振动来控制东西。我和摄影师Ben Hopper (https://therealbenhopper.com/)、声音艺术家Linden Jay (http://www.lindenjay.com/)以及视觉艺术家 Zach Walker (https://www.facebook.com/zachwalkervj/)通力合作。我用的声音和图案看起来很契合是因为视觉和声音本来就是同源的,它们在一起合作创造出了全新的艺术作品。另外,我利用物理现象而不是程序,这样说来上帝就是我的程序员;物理真是身边的好伙伴。

Medallion 1
Medallion 2

TP: 那么有关于人体艺术作品,是什么启发了你利用人体作为画布呢?
RO:
我们做了一整个系列,在各种不同的人身上画画。其中也有老人啊,不是只有好看的女性,哈哈哈…我们的想法是让他们展现出一种“原始部落感”。当人们的皮肤被画上那些记号之后,他们站姿变得特别有力,感觉充满自豪;看到这样的变化让我们觉得十分惊喜,所以这几乎算的上是一种视觉疗法了。

TP: 在你的作品你常常使用黑白两色,这是为什么呢?
RO:
因为你不能把色彩作为避风港。缤纷的色彩是很美的,但是只使用线条会让作品更加有趣,因为那样足够大胆。同样在我的音乐上,我也尽量直击心灵;你不能通过色彩和其他美好的事物来逃避,这只是你在艺术上的决定,仅此而已。

TP: 回到你的beatbox事业上来,很多音乐爱好者被beatbox吸引是因为beatbox相当于一件随身携带的乐器,这也是你最初被吸引的原因吗?
RO:
是的没错,一开始我就是想时时刻刻都能做音乐而已,beatbox比使用绝大多数乐器都自由,没有任何限制。就我个人经历来说,我只是开始不断地发声,动次打次,动次打次,后来慢慢地我开始想,“鼓的声音听起来到底是怎么样的呢”,然后经过多年的练习,我的发声变得越来越精准了。

TP: 你是怎样保持技巧水平的呢?
RO:
这个答案可能有点奇怪哈,但是休息有时候的确是一个进步的方法。我有时想做一个节奏型但是就是不能完全做出来,但是如果放几天不管它,当我再回头去做的时候会自然而然地完成。所有要学会确保留出时间让大脑把要做的事情梳理清楚。

TP: 你的beatbox广受好评,你的演出不断创新突破,你还在哈佛担任特邀讲师;你是如何处理这么多项目的。
RO:
我所做的太多了,多得不符合逻辑,我的个性有一部分是喜欢转换不同的身份,我喜欢在同一时间内存在各种不同的事情,越多越好。你必须保持思考,保持工作,保持突破。

TP: 那么beatbox对你的人生还有什么影响呢?

RO:它使我透视自己,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和身体,我对意识的投射有很清醒的认识。这也是我能进入商业领域的原因,我的声音稍微低了一点,我用丹田发声赋予声音强度。我能够控制这些细微的变化是因为我能意识到它们。我能用我的声音影响周围的社会环境;这种能够发出特定声音的能力也带来了我自己的社会效用,这就是我的一部分。

TP: 你总是在进行新的项目,是什么给你动力呢?是什么驱动着beatbox团体呢?
RO:
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是个复杂的集成体还是什么的,我喜欢我从事的工作,这让我觉得很特别。我对新的、值得探索的事物感兴趣,我认为这就是我Reeps One。我总是期待更多,寻求更多,我发现有越来越多的艺术家和我一样。我们就拭目以待未来这股潮流会去向何方吧。

12
13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