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废为宝有了更艺术的方式

 

当你下次从口袋里搜出废弃票据和瓶盖要把它们扔掉时,你可能正在无情地将潜在的艺术抛向垃圾堆里。Lydia Ricci,一个创造力无穷的艺术家,对于发现废弃物的再利用价值充满天赋,并且将天赋极好地运用在变废为宝上。把别人丢掉的杂碎经过剪切和粘贴,就变成了小型雕塑,这些作品是她博客中的珍宝,也是她正在发展中的作品系列“变废为宝”(From Scraps)的一部分。

TheHighDive
DoubleCassette
FreeRide

Lydia在一个夏天辞去了出版社的工作,前往意大利科尔托纳学习版画复制,在学习过程中,她总结出一种基于实验的独特方法。Lydia透露:“版画复制通常是一种要求精确的方法,我知道有某些同行不接受我偏向‘自由’的方法。”但她喜爱在揭开最终版印刷时带来的惊喜。

ASanFranciscoanelVan_01
ASanFranciscoanelVan_02

这种与日俱增的热情带来的衍生品就是“变废为宝”,在不断进行这一系列的创作的同时,她还运营着名叫Introduction的设计工作室和创建Podclubs,后者每月公布21世纪最顶尖的播客名单。

Call_Waiting

这样出色的精巧手工天分是哪来的呢?在The Plus专访中寻找答案吧。

TP: 你的手一直都如此灵巧吗?
Lydia Ricci:
我想是的,我很喜欢动手,我还喜欢和我的双手谈话。

TP: 哪一类小物件是最难做的呢?
LR:
不得不说,任何三维的物品都很难做!透视对我来说非常困难,当我设想雕塑的形状时,我能感到我的大脑在用力思考到底从那个方向剪纸板才能剪出正确的角度,还好用废弃物和胶水创作就算做错了也可以修改。另外我还没有做过任何人或者动物的雕塑,任何生物的雕塑都没做过;我对于做这一类雕塑毫无头绪,也许这是一个合作的机会?

Bus#28

TP: 你做过不少车的雕塑,车对你的吸引力是什么?
LR:
在我离开纽约搬到费城之后,我被迫再次开车,我对于开车是很不情愿的;说是开车恐惧症都说轻了。我甚至不是一个好乘客。我做了一个道奇车来捕捉和表达这种感觉,在一段时间里我就只做车。

FrontLawn

TP: 大多数人想要免除混乱减少杂物,但你却把废物重新利用;为物品找到新的用武之地的乐趣是什么呢?你一直都是一个喜欢存东西的人吗?
LR:
我一般会把有磨损痕迹或者有纪念意义的东西留下来。我有两个棕色的大箱子是用来收集我认为还没有到需要回收利用地步的物品的,我时常会翻看箱子里的东西来寻求灵感。时至今日我已经有大概8个箱子和一个桌子外加若干个小箱子,塞得满满当当都是废弃物品了。

MovieMaker

TP: 你认为这样的做法在家庭里行得通吗?
LR:
我爸爸从来不扔东西,真的一件东西都不扔。他的车库里面一片狼藉,比如有一个装满生锈钉子的大碗。这种情况有时候会让人无比焦躁沮丧,但最后,事实证明它们无比有启发性。每次我从他家回来都会带走一箱新的杂物,对我来说就是一箱新的灵感。

HaulingDays

TP: 能介绍一下你的创作过程吗?
LR:
我会给我想做的东西列一个清单,大多数都是和近期的回忆或发生的事有关,我通常也会把背后的故事写下来。神奇的是,当我坐下来开始做东西时,我所用到的废物会呈现出自己的面貌,比如做弹球机的时候,80年代的磁带盒会召唤我;我祖父的记账清单成了收音机的基础;老相册成为我用来做躺椅的纸织物;一些订书针能用来做大型播放器上的扬声器,顺便说一句我大爱订书针和订书机。

Hovering1
Hovering2

TP: 接下来有什么计划?
LR:
我准备用我的作品来拍摄微电影。去年夏天我采访了一些人关于他们学车的故事,我想用纸做的作品来展示这些故事。

TP: 有没有什么东西是你讨厌扔的?
LR:
垃圾邮件,我很讨厌。

PedalPusher

TP: 如果不成为艺术家和设计师,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呢?
LR:
我想做那种必须和老虎宝宝在一起的工作,或者做服务生?我曾经在餐厅打杂,但是一直没有成为服务生。

PinaColadas
Pressed
MidLife Crisis Convertible
Register
RinkRentals
Summer Chaise
The_Hot_Air
TheBestBike
TheDodge
TheBoat
TheCementMixer

制作过程:
process1
process2
process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