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裸男的Ben Zank有着无法定义的摄影风格

Ben Zank是一位来自纽约的摄影师,一直以来人们都想要给他的风格下个定义;“超现实”似乎是一个耳熟能详的标签,不过这个分类又似乎偏向后期处理。“只有当别人说我的作品是超现实时我才开始叫它们超现实”,Ben这样透露道,然而在给其作品贴标签时模棱两可的状态却恰恰契合了他作品中自然而幽默的风格。

brooke-untitled
road service
VTL-ben zank

从Ben同The Plus分享的摄影系列里可以看出,对构图的关注是他作品的一大特点,且画面中经常出现如同商标一样具有代表性的无脸人物和马路标线,它们将看似平常的构图进行分解,并使之呈现出引人共鸣,令人好奇的图片效果。从他18岁收到奶奶的宾得ME Super相机开始摄影时起,Ben就逐渐摸索出了这种风格。

Ben打着电子游戏长大,后来又涉足新闻业,且从不怕干脏活。“我曾经跑进丛林就为了大搞破坏,把一堆东西点着了发泄”,这位颇为狂热的摄影师主动承认道。他的工作接触过蜗牛、烟雾弹,还招惹过警察和消防局。然而在大搞破坏的表面下却是对摄影概念化可能性的细心求索,Ben正在尝试突破极限,更进一步探索更多可能性。

metamorphasis-1
mr.nobody

The Plus: 你似乎对形式与构图情有独钟—为什么你一直在摄影中使用人物呢?
BZ:
对我来说,摄影中最有趣的一点就是人自己与环境之间的关系。某种程度上,在摄影中使用人物与唤起观者自然的情感反应是类似的,作为一个人你已经与此紧密相连。

TP: 对你来说,让图片具有某种“意义”是否重要?
BZ:
不会。如我很在意这点的话那我可能会极大程度发展概念摄影。因此我其实更在意过程与美感。总的来说,我们是要创作一种视觉体验,所以我觉得如果太强调这里是否有意义的话那么可能会严重阻碍或淡化一个人内心的根本表达。

naturalstateofmind

TP:追求幽默与阴暗的中间地带是否是你特意在作品中呈现的?
BZ:
我不觉得我的作品很搞笑,相反它们可能是世界上最严肃的东西。为什么你觉得它们很搞笑呢?

TP: 你曾说你怀疑你作品的潜在粉丝群体是大龄同性恋男子,你可以解释一下吗?
BZ:
我只是半开玩笑啦,但是在Tumblr上转载我裸男作品的数据显示倒是支持了这个观点。咱们面对现实吧,我拍摄了自己的裸体肖像,这都是意料之中。

Surface tension

TP: 你的很多作品都呈现了一种无意识状态,有哪些地方是你特别想要去拍摄的吗?
BZ:
在新西兰住了一年后我已经吸取了教训,无论我在哪儿拍,没有定一个主体都没用。不过我倒是想着在德国拍。

TP: 作为一个职业摄影师,你对如今的Instagram和自拍潮流怎么看?
BZ:
我自己也在Instagram上花了很多精力,所以我不是很希望唱衰它。也许它还能再火十年?不过这都要取决于这期间的科技发展。自拍倒是挺逗的,如果你能过一个没有自拍的生活,那就加油吧。

TP:下一步什么打算?
BZ:
我很想去继续拍些动态的照片,这对我是一个挑战,也为我真正喜欢的事业注入了新的活力。

untitled-inwood
Alethea
alterego
black crater
III
F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