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光影艺术家Bridget Riley的新作于海牙博物馆揭幕

 

拥有由著名现代荷兰建筑之父H P Berlage 打造的震撼前卫架构,海牙市立博物馆被广泛认为是欧洲最具魅力的现代艺术博物馆之一,且因收藏了世界上最大的蒙德里安的作品而世界闻名。最近,这里揭幕了同样大有来头的永久作品:《舞蹈》(Dance),它是一扇由博物馆委托给顶尖的光影艺术家Bridget Riley打造的花窗。

1
Bridget Riley Erezaal
Bridget Riley作品: 《舞蹈》(Dance)

保留着从索尔·勒维特(Sol LeWitt)到尼尔·托罗尼(Niele Toroni)悠久的传统以及他们为展厅设计的墙壁,《舞蹈》是一个永久性的展品。它以一种华格纳风的表述契合着贝尔拉格对这座博物馆的设计初衷,让Bridget得以在Art Nouveau大楼一层的接待区玩转她作品中的视觉与几何特色。在谈到作品的设置地点时,Bridget这样说道:“窗户背后的日光将人们导向了另一个空间”。阳光照射下的玻璃散发着冷冷的白光,衬托出了作品中黑色缺角思虑周全的安置方式,这种方式刺激着一种尤为震撼的视觉律动,它不断探索着光这种介质可发挥的力量可能。“这个作品非常震撼,因为她并没有使用颜色,而只是用了黑和白。这也突出了博物馆的调性”,博物馆的总监Benno Tempel这样告诉我们。

Bridget Riley Erezaal
自然光是让建筑与美学元素交融的关键。

“新媒介的使用会产生不同的问题,但同时也具有不同的潜力”,在《舞蹈》(Dance)于海牙博物馆开幕时Bridget这样说道。我们向她了解了她与《舞蹈》之间的特殊关系,还有对博物馆本身的看法……

“能拥有像《舞蹈》一样的作品太重要了:因为它让这个空间完整了起来。”在我们向Benno了解作品本身的故事时他这样同我们说道。

The Plus:为什么选择在这里打造窗户?这里以前是什么?
Benno Tempel:
在1935年博物馆被建立时这里曾是一扇彩色的玻璃窗,但在十几年前被移去了。7年前当我到这儿时,这里曾是一块巨大的黑色计算机显示屏。所以这里本来是一个明亮的区域但我们却把它变成了一个黑暗的地方,而这并不是建筑师本来的初衷。

Piet Mondrian Victory boogie woogie 2009S0948
蒙德里安最后一件、也是最著名的作品《胜利之舞》正在馆内展出。

TP: 在制作的过程中有遇到哪些技术层面的问题吗?
BT:
在我们对玻璃开始实验时,我们便对从物体背后打来的光产生了这样一种印象,它会让作品中黑色的部分会产生阴影;所以当光从黑色物体的背后打来时它就会相应褪色:会变成绿色,或者蓝色。如果你在玻璃表面进行画画的话,它就会形成一种浮雕似的肌理。

TP:所以你们是怎样解决的呢?
BT:
我们决定将之分为三层。在后面的第一层是毛玻璃,就像一张洁白无暇的画布。然后是许多薄片组成的第二层,它们是黑色的,并产生了一种浮雕般的肌理。所以我们在这前面又覆上了另一层玻璃,这样就没有这种东西了,不会有阴影,也不会褪色。唯一会产生变化的则是光源,因为它是一个受日光影响的作品。

3
Forg, trappenhuis gM
用不同的壁画来分割博物馆空间。

TP: 所以如果日光变化,它会怎样?
BT:
它也会随之而变。

TP: 作为总监,博物馆里哪些特别之处是你最推崇的?
BT:
在这间博物馆里,我们有很充足的空间,闲置的空间。而这个区域之所以存在就是为了可以让阳光透进博物馆。虽然这意味着你可能会因此少了20个展厅,但它的存在却让艺术品更具可观性。

4
5
Sol leWitt与Niele Toroni的作品也在其中。

TP: 你可以和我们再多介绍下有关这个区域的策展状况吗?
BT:
这些展厅大小不一:它们就好像人的呼吸一样,一间小点的,然后跟着一间大点的,然后又是一间小点的。你可能会迷路,但没关系,因为你反而会发现新事物。你永远都可以从一间展厅看到下一间展厅。

TP: 这家博物馆为何如此特殊的影响力?
BT:
我们有超过300件蒙德里安的作品。此外还藏有莫奈在荷兰最美的油画,以及精美的毕加索与培根的作品,这些厉害的作品构成了这里高水准的馆藏。这栋建筑和这家博物馆的魔力就是藏品的优质。

TP: 可以再和我们介绍一下儿童互动区吗?
BT:
它的设置很用心,我们真得对此付出了心血:我们相信这个区域是很重要的,你需要带着孩子很认真地来并让他们享受在这里的时光。我相信快乐只有在认真的思考和关注中才能获得。

10
儿童互动区。

Bridget Riley Erezaal

《舞蹈》如今正在海牙市立博物馆展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