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醉酒的动物中反思人性的丑陋一面

 

比利时艺术家Frieke Janssens很喜欢打破常规摆拍摄影的界限, 通过那些震撼又情感强烈的图片去揭露社会的失衡。在这点上,她新的摄影系列《动物酒鬼》( Animalcoholics)绝不会让人失望。通过表现在不同场景中喝得晕晕乎乎的动物们,Frieke讽刺了人类借助酒精来逃避现实的选择。Frieke总是挑战具有争议性的话题,这次则独具匠心地把美蕴含在禁忌之中,从而刺激观者产生一种迷惑中的失衡之感。

ANIMALCOHOLICS_1
ANIMALCOHOLICS_4
ANIMALCOHOLICS_6

这些图片外表看起来遵循着完美的秩序,但其实暗流涌动。作品旨在点出人们在醉酒状态下干出的那些所谓动物才做的事儿,提醒着人类不妨反思一下自己,并借此向我们提出了这样的疑问:如果人们需要酒精逃避现实,为什么动物不可呢?这些图片从容地展示着这点,认同并美化着这些行径的愚蠢与荒诞,并因此摇摆着一个人的道德天平。整个系列就是一幅人类自揭其丑的真实画面。

ANIMALCOHOLICS_2

Frieke的作品蕴含着着生动而深刻的社会议题,但并没有因此就牺牲其中的幽默感。在摆拍照片内容丰富的背景中,这位比利时艺术家以一种细腻又带着罪恶感的美学表达创造出了一幅超现实风格的画面。Frieke也同我们分享了她关于《动物酒鬼》( Animalcoholics ),社会变迁以及她作品中更为广泛的内容与想法。

The Plus: 拍摄《动物酒鬼》( Animalcoholics )系列的想法是怎么产生的?
Frieke Janssens:
《动物酒鬼》( Animalcoholics )是为Trademarks2016 艺术节准备的个人作品。Stadstriënnale让我做一个与题为“酿造之艺”(DistillArt)的荷兰金酒海报展相呼应的作品。这对我想在作品中反映酒精作为现代社会中的潜在毒品的想法提出了挑战。当人们喝醉时,他们就豪放起来,人性中残留的动物本能也就摆到台面了。

ANIMALCOHOLICS_3

所以首先,我研究了荷兰金酒的历史,研究了它的制作方法,还有这些广告招贴……例如,它与农场生活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农场中的猪和牛都在制作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我在这些海报中看到的佛兰德酒吧给了我制作这个系列的启发,不过我把布景全制作成了一种颜色,使其呈现单色且抽象的效果。如今佛兰德酒吧文化正在日渐消失,因此这也是另一个要去关注它的原因。

我从不想在观众身上强加些什么,我只不过是把事物的另一面展示给他们看而已。幽默从未在作品中远离,它在我的概念中具有重要作用:动物是否也像我们人类一样需要逃避现实呢?

ANIMALCOHOLICS_5

TP: 是什么让你喜欢上这种摆拍摄影的?
FJ:
我一直都在拍摄在我的脑中出现的作品;我称之为图片二次创作法。Photoshop是一个能让我像画家一样创作的工具,它让我可以把我想象中的照片制作出来。作为一个摄影师,我一直在询问自己,在这样一个人手一台相机的时代我要怎么做才能脱颖而出;我想答案或许就是去创作那些复杂,庞大,需要很多准备工作和细节的超现实作品吧。

ANIMALCOHOLICS_7

TP: 你的作品关注深刻的社会议题,探讨人性的丑陋、不良嗜好以及社会的变迁。你认为社会最应在哪些地方做出改变?
FJ:
确实如此,我很关注社会变迁。对我来说,我觉得我最愿意看到的变化就是人们不再以肤色,信仰和出身评判人;当然我也知道,这点非常乌托邦。

ANIMALCOHOLICS_8

TP: 影响你创作最多的是哪些艺术家?
FJ:
很多艺术家的作品看起来与我的作品差别很大,但实则不是。我很喜欢托德·索朗茨(Todd Solondz)的电影《幸福》(Happines)。它对我们该如何生活有着一种玩世不恭的态度,一种可以自嘲的态度。我也喜欢奥拓·迪克斯(Otto Dix)的画作和他创造的超现实世界。最后也很重要的一位是奥古斯特·桑德(August Sander),一位记录了二战前德国社会各个阶层的德国摄影师,他拍摄魏玛共和国的方式真得影响了我很多。

ANIMALCOHOLICS_9

TP: 在创作中你是如何产生想法的,是什么给你最多启发?
FJ: 
我主要是被发生在我周围的事物所影响。比如,我有一大堆三十几岁的单身朋友,通过倾听他们的故事,了解他们应对的方式,我创作了《戴安娜们》(DIANAS)。吸烟这一行为则帮我提出了很多问题:政府是否把我们当小孩子一样看待?在餐馆酒吧禁烟的条令又是否未被落实?此外这种条令某种程度还意味着随心所欲的时代一去不返了,所以我就因此创作了《抽烟的孩子们》Smoking Kids

当然也因为我自己也很难把烟戒掉。

ANIMALCOHOLICS_10

TP: 你是怎样最终把想法变成我们现在所见的作品的?你觉得人们会对你的作品产生什么想法?
FJ:
首先我需要找到一个值得付出的想法,然后我会去找各个方面的资料。以前我会把所有的东西写在一个速记本上,但现在我直接在Keynote上工作,这样也方便和团队成员交流意见。准备工作通常会占据大部分时间,拍摄本身则一般用一至两天。后期制作则要比拍摄花的时间要长。但是我从不是依赖后期来创造一种意境,我只是用它来实现我脑中的想法而已。

昨天有人告诉我的作品让她笑了,但也很强烈地揭示出了问题。我明白她的意思,我一直都想拍摄具有美感的照片,我想要吸引观众,但除此以外我还希望他们能够再产生一些深入的思考。

ANIMALCOHOLICS_11
ANIMALCOHOLICS_12
ANIMALCOHOLICS_panoram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