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师用街拍肖像记录真实的伦敦人

 

拥挤,热闹,忙碌如伦敦,底特律出生的摄影师Peter Zelewski 正在尝试打破这里交通和日常纷乱的魔咒,并让人们能够停下来和他分享各自的故事。他的新书《伦敦人》(People of London)荣获了2016年泰勒韦辛肖像摄影奖,在这本书里,他用100幅真情流露的人物肖像,以及他们坦率真诚的自我表达,赞美着这个城市的多彩与包容。

1
2
3

在同我们谈到他工作的灵感时,Zelewski这样说道:“尽管我的大多数作品是拍摄于大街上的,我依然认为自己首先是一个肖像摄影师。对我来说,街拍完全是用来记录最真实的瞬间的。”

Zelewski用他的热情、诚恳还有深厚的兴趣去探寻他主题下这些人物的人生故事。他尝试在他拍摄的肖像中实现一种极度的真实,让叙事的核心通过眼神中的光彩,肌肤上的光泽,还有微张的嘴唇传递出的热情一一呈现在照片上。

4

我们联系到了Zelewski,并来听一听他背后的故事。

The Plus: 你对摄影的热爱是从何而来的?
Peter Zelewski:
我在上世纪60年代出生于美国底特律,那时的美国有着几乎最严重的种族暴乱,我的成长经历了这个城市最动荡的时期。我对我的父亲有很深刻的印象,他是一个颇具才华的摄影发烧友,也一直在以自己的方式记录着这个城市在社会变迁的动荡中的样子。在我陪同我父亲进行的摄影过程中,他教会了我摄影要吸引人们的关注,也教会了用光的重要性,构图的趣味以及最重要的一点:要尊重你所拍摄的人物。这些我从我父亲那里学到的原则是我所受的摄影教育的核心,并且至今都非常受用。

5

TP: 你是怎样发展出这种风格的摄影的?
PZ:
因为我爱伦敦和这里的人,因此最终决定拍摄街边的人物,而我对拍摄人物的热情也越来越高涨。随着我对拍摄人物拥有越来越多的知识,我便开始了我的第一个摄影计划,名字叫作“Soho里的人”(People of Soho),主要拍摄我那些在伦敦中心这块很小却充满活力的地方里的人们,我对他们充满兴趣。这个系列对奠定我自己的摄影风格具有重要帮助,也让我注意到了那些平时不被媒体和摄影师们所关注的事物;并且,它也让我收获了第一单商业拍摄任务。对于我作为一个摄影师来说,我从上百幅的街拍人像中所收获的知识是一种无价的财富。如今的我非常幸运,可以用时间一半进行商业拍摄,一半持续进行着我个人的拍摄计划。



TP:什么启发了你开始拍摄这个系列?
PZ:
《伦敦人》(People of London)衍生于我另外两个拍摄的系列《Soho里的人》(People of  Soho)和《美丽的陌生人》(Beautiful Strangers)。这两者都是主要启发了我毕生对摄影,伦敦和这里的人的无限热爱的主要原因。《伦敦人》(People of London)背后的想法是将之前的两个作品结合,创作一个大胆,震撼的作品,拍摄那些来自不同领域完全的陌生人们,从而去探寻伦敦多样包容的种族,文化和风格。

6

TP: 有哪些人的故事给你留下了深刻印象么?
PZ:
这个计划中一个让我最喜爱的事情就是许许多多伦敦人的开放和包容。一个令我难忘的的主人公是Francis(骑车的人),我第一次遇到他是在2011年我刚刚开始街拍人物时的伦敦大街上。他那时正在经历一段非常痛苦的时期,刚刚丢了工作,还失去了他钟爱的摩托车,一辆哈雷戴维森。他有着一双透彻人心的蓝眼睛,和一张充满个性的脸。但因为那是我的拍摄事业刚刚起步之时,所以我觉得我可能没有完全拍摄一张对得起他这张脸的肖像。

就这样飞快地过去了五年,就在我获得了泰勒韦辛肖像摄影奖不久以后,我又看到了Francis,他就在伦敦中心的国家肖像美术馆台阶的不远处。他的头发有些凌乱,很显然在随意地睡着。这不禁让我想到自上次相见以后我的生活改变了这么多,然而不幸的是他的生活却依旧如此。我们又一次详细地交谈,他依旧像五年前一样保持乐观,相信自己不会被击倒。这么多年所有的这些困难与挫折他都一一承受,并还保持着那样不可思议的精神(以及同样震慑人心的蓝眼睛)和一张充满个性的面孔。

11

我很快就意识到我想要重新拍摄一张Francis的肖像,并且这次我很确定一定可以拍出一张让我们都满意的照片。他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然后我们就走到了一条僻静的街道,我帮他扛着装着他所有身家的蛇皮袋。不同于我们的第一次见面,这次我对我们的拍摄很满意。我给Francis看了相机显示屏里的作品,他树起了大拇指表示赞同。强大,自信,饱含温情,我可以直接地说我拍到了Francis身上一些很特殊的东西,那些很难用一张快照拍到的东西。

在我向他表示感谢以后,在我们要分别时我想要给他买一顿午饭。但作为一个有自尊的人,他拒绝了。离开时的我不仅带着一张Francis很棒的肖像,种种一切还让我感到原来那些拥有很少的人却会给予你很多。自那以后我就再也没见过Francis,所以我也没有机会把这张肖像分享给他,我只希望他如今能够在他伯明翰的家安定下来,并过上他理当拥有的全新生活。

7



TP: 为什么会这么喜欢街拍?
PZ:
说实话,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成为街头摄影师(传统意义上的),这种摄影模式跟我做的事真的不是很搭。就我而言,街拍就是去捕捉那些坦诚的瞬间,这一点上我跟摄影师Henri Cartier-Bresson、Garry Winogrand、Lee Friedlander,还有Vivian Maier等是一致的。

不管是偷拍还是得到允许才拍,街拍总是很令人激动、很有挑战性的,所以才如此令人沉醉。环境的不可预测性,还有周围的事物都增加了一种兴奋感,这是在室内拍摄环境中很难体验到的。

8

TP: 让路人做你的摄影对象容易吗?一般他们都是什么反应?
PZ:
我一直都用一种非常坦诚、非常直接的方式跟路人沟通的,这种方法对我来说挺好用的。为了寻找一个合适的拍摄对象,我经常一天都要走好几个小时。当终于找到那个让我想拍的人时,我的热情就会高涨,我一旦向这个人走去,通常他就会成为我潜在的拍摄对象。虽然有时候也会被拒绝,但是我从不会太放在心上,有些人就是不喜欢被拍,我就接受这个事实就行了。

9

TP: 你研究伦敦人的这段时间里,有没有发现他们的习惯或者举止有什么改变?
PZ:
我在伦敦已经住了30年了,在拍摄伦敦人之前,我就喜欢窥探这座城市,还有这里的人们。可以说伦敦人乍一看是比较冷漠、不友好的,但是一旦跨过了那道障碍,你就会发现伦敦人可能会是你见过的最亲切、最坦诚,最开明的人。我的确感觉到伦敦人在这些年里变得更谨慎了一些,使得偶尔摄影师想为陌生人拍照时要获取对方的信任也变得困难了一些。

10

TP:下一步有什么打算?
PZ:
之前我所有的街拍人物照都是单人的,大概去年底开始我尝试着拍双胞胎。像大多数摄影师(通常是大多数人)一样,我总是对双胞胎之间的关系很着迷。这个项目还处于早期阶段,不过我已经接触了一些双胞胎兄弟和姐妹了,对于这个项目的进展我很是激动。这个项目目前正在伦敦开展,不过我打算把范围扩大到整个英国,不仅拍街上陌生人中的双胞胎,还要专门预约一些来拍。这个双胞胎项目是我的个人项目,我会一边做商业摄影,一边坚持这个项目到2017年。

《伦敦人》(People of London)目前可在霍斯顿迷你出版社( Hoxton Mini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