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里长大的艺术家用精致瓷偶打破动植物界限

 

神秘,隐喻,精致,Crystal Morey的Delicate Dependencies(《脆弱的依靠》)系列中的瓷偶就像古代神话中那些献祭的物品。这些雕像描绘了一种半动物半女人的形象,好像能让人想起被时间遗忘的鸟身女妖,美惠三女神以及其他赋予了Crystal的作品超越时空永恒存在的神话形象。

1
2
3

这些白色的瓷器虽然看着脆弱,但却有着充满力量的含义,代表了人与自然之间关系的永恒主题(往期回顾)。它们似乎在交织着盘旋流动,或是一个从另一个之中生长出来,并创造了一种涌动着让人费解的神秘力量。Crystal一直在尽全力创作,而她的Delicate Dependencies(《脆弱的依靠》)系列则关注了一种新鲜的生命组合方式,也超越了自然界动植物群原有的边界与限制。

这些瓷偶也似乎在用它们的美去哀悼这个世界的混乱,自然的破坏,和工业对环境的凌驾,它们好像也浓缩了所有不确定性与不平衡带来的焦虑与不安。Crystal 的雕塑非常具有表现力,这些雕像就好像在乞求原谅或为某件事而哭泣,希望阻挡灾难降临,种种一切都让们的形象也非常具有感染力。

5
6

Crystal 在加利福尼亚艺术学院取得了陶瓷雕塑的学士学位,并在圣荷西州立大学取得了空间艺术的硕士学位。她曾在北加利福尼亚的乡野接受了一种另类的教育,这种教育不仅影响了她与自然之间的关系,还是启发她艺术的灵感之源。我们试图了解更多关于她的故事。

The Plus: 你可以和我们多介绍下塑造了你艺术风格的“另类教育”吗?
Crystal Morey:
很多我从自然世界中汲取的灵感与兴趣都来自这种另类教育,在这其中我得以将周围的一切与自己紧紧联系在一起。因为我童年时期的大部分时光都居住在一个非常独特的地方,这里没有电或自来水这些现代设施,也不会被电视或主流广播干扰。这种生活让我得以有大量时间去探索附近的大森林,湖泊以及溪流峡谷,并让我同它们建立起一种很紧密的关系,让我觉得自己不过是沧海一粟。

7

而我自己也在变老,也会有新的生活体验,加之如今的我住在一个热闹的市区,我的观念也随之而改变,我觉得世界也不再让人觉得那样辽远,荒凉和自由。而住在一个由人类掌控的闹市环境,我就愈发强烈地感受到自然世界的脆弱。再也看不到一望无际的广阔空间,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个我们必须依靠、必须保护且不可取代的有限区域。

此外,乡愁、记忆与渴望也在我的作品中有重要地位。我常希望自己可以回到纯真无邪的孩童时代,沉浸在那个魔法的世界,充满各种奇思妙想,不会被如今残酷的现实所牵绊。不过我之所以选择住在奥克兰城则是因为我同时也不想就因此忽视掉城市的生活,我想要成为这种艺术文化中的一部分,从而让我能够与当前所发生的一切进行对话,让我了解我们作为艺术家如何能用自己的力量去影响人们观念的改变。

8

TP: 你的所有瓷偶都是女性,能告诉我们为什么会聚焦在女性上吗?
CM:
我在作品视觉上的很多灵感都来源于我对艺术史的浓厚兴趣,也因此使用了其中不同时期的女性形象。通常女性形象的表达会随着时间、信仰、风格或宗教有着无数的变化,而我非常热爱这些历史,并喜欢看到艺术家们是如何在这些形象上进行拓展及重新建构的。我探寻了玛丽亚、维纳斯、夏娃、莉莉丝和玛丽亚·抹大拉等等许多女性形象的不同侧面,去关注她们如何表达时间、力量、成长、生育、魅力、引诱以及生命的周期循环。我认为我的作品是在涉及这些历史的基础上加入了我自己的偏好,对联系当今社会进行的必要思考的一些偏好。

9

TP: 你的作品对生态似乎有一种关注,但同时也运用了多种具有宗教意味的动物形象(山羊、公牛、鹰…);你可以介绍下这其中的相互影响吗?
CM:
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是非常复杂的,这也是我一直在作品中想要探寻并深度思考的东西。

在我使用的动物形象中,我一直在找寻那些生活在濒危的生态系统压力下的生物,它们同时也受到了人类扩张的影响与压力。我会寻找一些与我们有紧密关联且在我们的文化中根深蒂固的动物;同时我也对人类到底有多少种文化与信仰与其他的生物相关很感兴趣,想要寻找到动物蕴含的力量、美丽以及能力的重要意义。我发现其实我们同动物之间的关系非常有趣,从史前时代的洞穴壁画,古埃及的众神,希腊罗马神话再到如今所有的现代卡通、艺术、科技、和讲述故事的方式,我们在很长的时间里都在从它们身上吸取灵感。

10

在所有的这些影响下,我的主要目标则是表达所有的生物都是互相关联并彼此依靠的,我们拥有一张巨大的关系网,并为了生命长久的延续而互相依赖着对方。

TP: 你的作品非常的精致;你能简单地讲述下制作这些雕像的过程么?
CM:
我的所有雕像都是用瓷土亲手制作的。通常我会先在脑子里打个草稿,然后我会把我想要表达的情感与想法视觉化。接着,我会搜一些人和动物的图片形象,在我雕塑的时候进行辅助。我通常从腿部开始塑起,接着是躯干,然后是头部,最后则是胳膊和手。当所有的基本元素都就位了以后,我会再层层逐步增加细节。我特别喜欢像脚趾、角、羽毛、牙齿、皮毛这些复杂的细节,以及胳膊、手和手指做出的那些姿势。瓷是一种非常易碎的材料,所以需要一定时间去成型与烘干,因此我经常是同时进行很多不同的工作。当一个部分塑好了以后,它必须要完全干燥然后才能瓷窑里接受差不多2200° F(约1204°C)的烘烤。包括烘干在内,一件瓷器从开始到结束大概要耗时两个月的时间。所以做瓷雕非常具有挑战性,但我非常喜爱材料同历史结合在一起的感觉,喜欢我所创造出的半透明的精致的作品。

11

TP: 你提到了这些作品能够避邪的能力,你自己是否也有自己的驱邪之物愿意与我们分享?
CM:
我认为我的雕塑会一直存在于受人类活动影响或压力之下的地方,并引领它们走向一个并不明晰的未来。它们生活在这样一个空间之中,那里人和动植物的关系是复杂又自然地结合在一起的,他们为了生命的长久延续而互相依靠着对方。使用这些柔软的白色高岭土进行雕塑,我能感受到这些精致的瓷像蕴含着力量,它们是现代社会的护身符,也是珍贵而有生命的物体。它们俯瞰着人类在自然世界中的影响,也警醒着我们之间拥有微妙的依存关系,共同生存在互相流通的轨道里。

至于我自己的驱邪之物,我有很多啦:熊、猎鹰、狮子、鹿、知更鸟等等很多。那些我们常称作是“边缘化的”或“指示性”的物种其实我同它们之间都有很真切的联系,它们虽然存在于食物链的底端,但却对生态系统中一丝一毫的变化都有着最敏感的反应。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