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画设计师搭上电子音乐家 带来火焰般躁动的作品

Gerhard Human与音乐家Raffertie之间的合作,证明了只要迈出第一步,万事皆有可能。回忆最新作品《Last Train Home(返家的末班车)》的制作过程,Gerhard说道:“我试着给Raffertie发了一个信息然后默默等待,我根本不认识他,也不知道他是否会回复,但他竟然给我回信并且说他乐意让我进行创作”。最终,一段精妙深刻的动画与迷人的电子乐节奏混搭在了一起。

Gerhard是开普敦Masters & Savant创意动画工作室的创意总监,他用宝贵的闲暇时间制作了这样一个故事,带领观众沉浸其中,却又在每一个转折之处留下解读空间。“影片的启示意味很重”,他解释道,“是一生中每个时刻的快速回放”。影片中用到的丰富色彩也呼应了这一点,说明我们生存的世界是由我们自己创建的,我们将自己的感知、记忆和恐惧投射在所处的环境中。谈及所用的色彩,Gerhard承认,“这看起来很狂躁我知道!但这是我的影片,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1

画面中的面孔和气氛看起来有些躁郁,令人不安,但我们却没有压迫感。我们像在梦中一样端详他们,或者像是隔着玻璃窗,跟随他们的情绪起伏,感受阴郁的氛围以及受到挫折而引发的举动,但我们并没有觉得我们是受害者。相反,我们能感受到被包容其中,动画中的角色仰起头看着我们,仿佛视我们为同僚。世界很灰暗,但不可以因此失去色彩。Gerhard努力发出微小的呐喊声,但又尽力不破坏观众们的体验。

2

我们有机会采访到了这位颇具冒险精神的创意人,聊聊他对新作的爱和创作过程。

The Plus: 为什么选择《Last Train Home(返家的末班车)》?
Gerhard Human:
我想要选一个能够反映我心中构想的画面的歌曲。能够正确表达这个故事。我知道我在这上面要花很久的时间,几乎所有的业余时间会被占用,所以我必须挑一个真正优秀精彩的作品……而不只是随便看看能用什么。
和Raffertie的合作是我不敢想的,我根本不认识他,也从没接触过他。我只是试着发个信息然后等待……他就回我了,说很乐意让我用这首歌曲创作。

3

TP: 和Edwin de Swardt的合作如何?
GH:
我们合作有一段时间了。Edwin是你可以把整个工作托付给他的人,他一定能完成。让别人来剪辑并不是一个轻易的决定,但是我知道他能做的比我更好,事实也确实如此。

TP: 这部影片的创作过程是怎样的?
GH:
我完全没有管那些传统意义上的创作流程。没做故事板,没写脚本。
我希望整个创作很有机。就像是在做艺术。你按照你觉得对的方式去做。我觉得有点像从我每日在广告行业的生活中逃离出来!
这是我第一次做影片用到参考素材。过去我做动画人物都不用参考素材,但这一次影片的气氛有点严肃、诡异。转描机技术非常棒,你能够保留原有的现实主义氛围,同时又有足够自由来引导视觉效果的走向。
我自己拍摄了一些素材片段,很多都是用手机拍摄的,放在书本上保持平衡,或者堆放在石头堆上。要想到达好莱坞水平,还差得远!

4

TP: 聊聊这部影片的叙说内容吧!受到了哪些启发?
GH:
其实受到了很多东西的启发。一开始源于我脑海中的一个图像……其余的部分就慢慢由此产生。音乐是主要的灵感来源。整体叙事风格很主观。我不想预设我的个人观点在故事中,我觉得观众需要自己融入到视觉体验和里,自己把握其中的内涵。(如果我的观点和观众不同,就会毁了观众的观看体验)。

5

TP: 用三个字来总结这个影片吧!
GH:
I was here (存在过)。

TP: 接下来有什么计划?
GH:
我在做一些动漫和叙事性作品。希望能完成一些能够出版的东西。漫画花了我太多时间,但却不能赚钱,所以和其他能盈利的作品相比漫动漫总是被我丢在一边。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