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玩牌,他们玩牌的设计——专访Playing Art’s International Contest参赛设计师

Playing Art(玩艺术)国际比赛吸引了来自67个国家的上百名艺术家,从他们提交的牌面创作中选出55名优胜作品,组成新的Playing Arts特别版。数字艺术家、插画家Emi Haze参与了今年的比赛,并且有四张黑桃牌设计入选。

1
2
3

Emi提交的参赛作品有着神秘超然、细致精巧的特点。画面的主角是一名女子,看起来时而陷入沉思,时而思绪缥缈;她的面部浮现在云中,皮肤和天际的界限模糊,整个画面似乎是在拟人化表达“白日梦”的概念。耐人寻味的是,画面中女子和云朵亲密无间,但是Emi却说她的作品是在关于“空间的需要”:“你需要时间和安宁来倾听自己的内心,感受周围万物的能量”。

4

Emi同时使用暖色调和冷色调,用写实的画法来表现人,我们玫瑰色的面颊,粉红的皮肤,与天空清冷的蓝灰色形成强烈对比。

如果你也和我们一样喜爱Emi的设计作品,不妨为她在这里投上一票。我们也有机会采访到了她,聊聊她参赛作品背后的故事。

5

The Plus: 为什么想要参加今年的这个创意比赛?
Emi Haze:
几个月前Playing Arts邀请我去参加他们的国际比赛,我创作了4幅黑桃牌,和其他艺术家一起入选他们最新的特别版扑克牌。

Playing Arts是一个艺术合作项目,汇集了全世界顶尖的设计师和插画师,将他们的个人风格、技巧和想法表现在原创的排牌面。

过去的几届活动都非常成功,这一次能和世界各地优秀的艺术家们一起参与到这个充满创意并且有趣的项目中,我觉得很开心也很荣幸。

6

TP: 创作的过程是怎样的?
EH:
我觉得做研究是创作中很基本、必要的步骤。在我看来,万事万物、每时每刻都散发着艺术的气息,周围的人事物都有美得一面……每种事物都有自己的重要性,图像、材料、声音、香气,让我的创意力不断得到刺激。我做一张图片需要在Photoshop里建立好几百个图层,用到无数图像元素和材料。我用很多混合模式,图层重叠,还有图层调整来使一开始的图片不那么数字化,而更接近绘画。
完成这个人工打磨阶段之后就能够得到一张完全数字化的照片。

从不同的照片里面进行挑选,并尝试用二次曝光技巧将人物和自然风光以及其他元素混合在一起。
用两到三张照片做成一张自成一体的图片,图片风格可以是赏心悦目的,感伤的或者令人不安的,取决于选取的照片以及合成的方式。

利用二次曝光技术,我们可以创造一个充满超现实主义风格的奇幻世界,超出我们的想象。

7

TP: 用三个词来总结你的纸牌设计吧!
EH:
超现实,梦幻,平和。

TP: 这四张黑桃牌的象征意义与你的设计有什么关联?
EH:
从精神层面上说,4张黑桃在塔罗牌里意味着对空间的需求。你需要时间和安宁来倾听自己的内心,感受周围万物的能量。
我想要将身心放松的时刻符号化,所以就用一个沉浸在梦幻空间的女孩来表现,这个空间由云朵和淡雅的颜色组成——这也是我个人风格的显著特征。

TP: 在参加比赛的过程中,有哪些部分让你感到颇具挑战?
EH:
我觉得这一次最大的挑战是让你的个人风格达成统一,个性化地阐述你的纸牌设计。

8

TP: 除了这次比赛,你还在做哪些工作?
EH:
我为一些客户和大公司工作,例如Adobe, Wacom, Microsoft, Penguin Random House, Getty Images等等。
我和旧金山的一家公司Goodby, Silverstein & Partners合作参加了Adobe主办的Photoshop25周年特别广告策划活动。他们采纳了我的两幅作品,其中一幅“Cosmogony Reloaded(宇宙重启)”用在了Adobe Photoshop25周年庆典”Dream On(继续梦想)”的奥斯卡现场上,在2015年的奥斯卡颁奖典礼可以看到,之后在全球的宣传活动中也被用到。
今天这个作品在YouTube上已经被观看超过两百万次,在戛纳获得了3个大奖,在艾美奖被提名为最佳商业广告影片。
参加这样盛大的活动感觉很荣幸,能够展现自己的才华也很有成就感。
畅销作家劳伦·奥利弗的最新作品《恐慌游戏》和《消失的女孩》的意大利版本的封面也是由我创作的,这让我也觉得很骄傲。
这些封面受到广泛欢迎,让我有机会与纽约的Penguin Random House相识,让我为纽约时报认可的畅销作家Aprilynne Pike 的青年小说“Glitter”设计封套。准备并设计封面是一件很有挑战性和责任的事,你要用一个画面来呈现书的内容和灵魂。与此同时,它又必须足够吸睛,才能吸引并不太阅读此类书籍的读者。

9
10

TP: 聊聊你自己的故事吧!
EH:
我从上艺术高中之后开始绘画。接触了数字艺术后,我发现自己对技术有极大热情,后来在维罗纳的帕兰朵设计学院拿到了平面设计和商业艺术学位。现在我是一个自由的数字艺术家和插画家。我喜欢印象派使用色彩的方式,以及对事物的超现实主义表现。影响过我的艺术家、画家、数字艺术家非常多,一开始影响我的绘画,后来影响我的数字艺术。
音乐是我创作过程中的关键。听着我喜欢的音乐家例如Sigur Rós,、Radiohead、 Bjork的作品,能帮助我沉浸在自己的创作世界中,为创作新作品建立对的心境。

11

TP: 接下来有什么计划?
EH:
:我还有很多想法想要试试。我的风格也在不断进化。我希望在之后还能和更多的大客户、大公司合作。数字艺术正在变得越来越重要,在未来会呈现指数式增长。技术带来了无限可能,并且可以和我们的手工艺完美结合。想象力的边界才是唯一的边界。

12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