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行一次“自驾游” 没有想象中那么难

来自中央圣马丁学院平面设计专业的Jurate GacionyteGeorgia Cranstoun,利用在谷歌随机街景生成器中的实际场景,设计出了一次虚拟的旅行,并以此作为毕业作品。他们将作品起名为Nowhere In Particular(无处所往),暗喻一次没有目的的旅行,同时也指透过电脑屏幕看到的那些毫无生气的地方。

1

2

3

在我们参观他们的毕业展之后,Jurate代表这个两人设计组接受了我们的采访。这个项目源起于一个演讲,“我们需要就我们选择的主题进行设计和表达,然后展示出来”,他解释道,“但之后就发展成一个更大的项目,超出了最初的要求”。在最初的讲座上,这对搭档将他们的“自驾游”体验到的技术变革,通过幻灯片的方式进行展示。在“自驾游”中,他们看到感兴趣的东西就随时停下,假装成旅游摄影师,他们可能比想象中更加“控制狂”,他们会调整角度,放大缩小,在不同方向试来试去,来达到内心的创想。这个更加说明了即使没有到过一个地方,也可以对它产生自己的想象,可以想象它的氛围,即使没有真实地踏在那片土地上,也可以想象走在街道的感觉。我们甚至可以和世界开个玩笑。关于捕捉一个地方的真实个性和氛围这个概念,是讲座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也是后来的延伸项目Nowhere In Particular Part 2(无处所往2)的重要部分。

4

项目的第2部分是对于一个问题的回答:如果一个实际的地点拥有了导航工具赋予它的一些特点,会有什么变化?Jurate 和Georgia搭建了一些自然风光、历史场景和人工制品陈列,用来表现数字平台上他们想象中的目的地是怎样的。从标示牌到海报,数字VS实体的主题贯穿了整个展览,让我们在这些虚拟场景中建立自己的想象——但其中的界限却又很模糊,以真实地点为基础,但却又不是具体地点,似乎又在潜意识中能感觉到。我们在网络世界中的存在也是如此——不是实体,却为实体所深深影响,又能反过来作用于现实生活、我们的决定和我们对世界的理解。

5

我们与这对刚刚毕业的搭档相谈,聊聊关于旅行、谷歌和对未来的所有想象。

The Plus: Nowhere In Particular(无处所往)这个项目的想法是怎么诞生的?
J:
我们喜欢旅行和记录旅行。我们对Random Street View,(随机街景)这个网站非常着迷,每次刷新都会带你去谷歌街景里的任意一个地方。我们花了很多时间玩这个,然后发现有许多地方看起来都一样,和任意一个地方都可能一样。并且,在这个网站上我们没有目的地,轻轻一点就出发了,我们确实无处所往。这就是这个名字的来源。我们从这个Random Street View网站上下载图片,做成复古幻灯片,用投影仪向观众展示,像做了一部自驾游的纪录片一样。

6

TP: 如何选择要使用的图片?
J:
和摄影一样。如果有吸引我们注意的东西,我们就会停下来捕捉。图片都是我们在真实旅行中会拍摄的那些风景的照片。有时候没有什么特别的,那就选一些吸睛的排版,各种颜色、形状的组合,或是一些很怪异、意料之外的东西,总之都是我们觉得很有趣的东西。

G: 在最后,我们就像摄影师那样工作。我们想让观众感觉我们真的拍摄了这些照片。某种程度上说,我们设置了镜头,停下来取景,调整角度,拉近拉远,其实我们也是摄影师。谷歌街景和类似网站又引发我们思考关于真实性和监视权的一些问题。

7

TP: Nowhere In Particular(无处所往)这个名字对你们来说有什么特别的意义?
J:
一方面,这些地方最终变成了一个虚拟场景,这个名字带有乌托邦的意思(字面上意为永无之地)。技术(例如谷歌街景)所建构的乌托邦——一种有效又舒适的旅行方式,让我们能瞬间观赏世界上任何地方的景色。另一方面,其实也是在解构乌托邦,我们开始把谷歌街景表现出的特点应用于实际场景中:人们没有表情,季节没有变化,一直都是白天,每个地方都可以被追踪到,无法充分调动人的五官去感受,等等。

8

TP: 这个项目由哪些部件组成(幻灯片,书本,演讲,玻璃片盒等等)?
J:
演讲和幻灯片从投影仪投射出来。展示中的所有照片都在一本图片书里,还有演讲中故事的讲稿。玻璃片盒。假想的Nowhere in Particular(无处所往)里的工艺品(标示牌,旗帜,海报)。我们想让Nowhere in Particular(无处所往)通过这些物品有种统一的标识感,让它拥有个性和辨识度。

9

TP: 用三个字来形容Nowhere in Particular(无处所往)到底是怎样一个地方。
J:
实体,与,数字。

TP: 用三个字来形容Nowhere in Particular(无处所往)这个项目本身。
J:
或许可以用三个对比来形容:乌托邦-反乌托邦,实体-数字,虚拟-真实。

10

TP:你们觉得数字技术的进化对于旅行有正面影响吗?
J:
我觉得有利有弊。能够获取信息是件让人高兴的好事。但同时,为了快速高效地获得信息,我们失去了深入接触并真正理解一个地方的机会。我在我使用电子导航设备的时候也发现了这一点,无论我是否需要这些东西。

G: 我觉得对于旅行和技术的关系来说有好有坏。我想正是因为能高效方便地获得信息,有的时候我们失去了一些东西,或者并没有全身心地去感受一个地方。当你带着手机旅行的时候,你轻轻一按就能拍下数千张照片,这也是我们在最后用一个数字投影仪展现谷歌街景照片的原因,和触手可得的技术便利相反,我们想要展现的是一个缓慢的过程。

11

TP: 为什么想要学平面设计?
J:
创意行业一直很吸引我,对我来说用视觉方法来表达更加容易。我的父母对我也有影响,他们也很喜欢做东西。

G: 对我来说,平面设计是很棒又很容易的表达方式;我愿意花很多时间做设计而永远不会厌倦。这个领域里我总有新的东西想要学。

12

TP: 毕业后有什么计划?
J:
目前我的计划就是继续寻找我是谁,作为一个设计师的我于何处。正如在艺术学院学到的那样,我会不断尝试。现在我对出版业,形象设计,展览设计都有所接触,处在商业和艺术的交叉路口。我也会继续做自己的个人项目,以及和其他艺术家合作。一直以来,对于在伦敦或者在国外工作我都持开放态度。

G: 我来自澳大利亚,但很幸运能在伦敦的一个平面设计工作室找到工作,所以会在这里呆一段。我觉得伦敦对于创意产业来说非常棒,所以能留在这里我觉得很开心。我也很乐意继续做自费或个人项目,我觉得这也很重要。

13

Nowhere In Particular (Part 2)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