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与几何抽象装置展,为你带来平面绘画的立体探索

shape of things1
Shape of Things

几何形体、几何化抽象艺术以及城市空间,三者之间存在着有趣的联系。而这种联系的有趣之处,不仅仅在于它能为现代艺术提供更多想象空间。 运用光学现象进行创作,是对文艺复兴时期艺术家Luca Pacioli(卢卡·帕西奥利)、达芬奇进行深入研究之后的成果,也是探索非常规建筑形式之后的产物。

Shape of Things:

shape of things2
shape of things3

在意大利MEF – Ettore Fico Museum的展览上,这些几何抽象装置作品被放置在一众艺术家的作品墙之中,与它周围的一切产生互动。博物馆的前身是一座废弃工厂,这些极简风格的几何设计作品置于其中,极大限度地利用了周围简洁的线条,通过视觉错位,作品随着观众位置的变化而变化,像变色龙般给人们带来惊喜。

Origin of Symmetry:

Origin of Symmetry1
Origin of Symmetry

Origin of Symmetry2
Origin of Symmetry3

Truly Design是这些奇妙装置艺术背后的创作者。这个艺术工作室,最初是个由四位艺术家成立的涂鸦小组,后来团队逐渐壮大,如今的Truly Design共有六人,除了四位艺术家Mauro149,Rems182,Mach505和Ninja1之外,还包括两名助理。涂鸦艺术是他们最初的灵感,然而如今Truly Design的创作更加多元化。

“友谊教会了我们很多重要的事,分享、信任、冒险、调查、灵活、速度……也是这份友谊,让我们能更好地追求技术与艺术层面上的进步。”他们向我们解释道。而这些专业却不显拘谨的装置艺术,也成了他们作品中最有代表性、启迪性、和含金量的亮点。

The Colour and The Shape:

我们与Truly Design的艺术家们进行了一番交流,有关灵感,有关抽象:

The Plus:与MEF的合作如何,是怎么开始的?
Truly Design:
从第一次与博物馆联系到最后展览成型,花费了足有一年时间。我们也受邀参观了博物馆,了解到博物馆馆长一直在寻找现代艺术领域的后起之秀。我们被要求设想一个单个装置,但是步入博物馆之后,却发现我们的变形艺术体在这能有不只一种装置方式,所以我们开始设想一个系列作品,所幸总监和整个团队都很喜欢我们想法,我们才有难得的机会展现我们的作品,与Florence Henri、Ettore Fico以及Renato Biroll等等不同时代的艺术家完成了一次共同创作。

TP: 这组作品共包括多少个设计?每个设计中的重点元素有什么不同?
TD:
我们一共绘制了三个,着重反映形而上学的博物馆空间与几何学两者之间的关系。为了让这些固定的装置随着建筑空间有所变化,作品本身与其放置方式之间的互动都经过了精心考虑,

TP: 所有的作品看起来都非常抽象,这是为什么?
TD:
我们对于变形艺术作品的狂热源自于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家们,达芬奇也曾经研究过这种光学现象。在同一时期,一位叫做Luca Pacioli(卢卡·帕西奥利)的艺术家曾经撰写过”De Divina Proportione”,达芬奇亲自为其绘制插图,书里讨论了关于平面及立体几何学的一些定律。所以我们就从空间、结构以及面积方面的一些基本原理着手。人们从文明之始就对几何学深深着迷,刚开始一直只是测量和描绘物质的方式,直到它随着科学与艺术的发展而触类旁通。除此之外,我们还从20年代早期的抽象几何艺术作品中汲取灵感,以我们自己的作品向古今艺术巨匠们致敬。

TP: 你们的灵感来源于哪里?
TD:
刚刚提到的,从技术从面上讲达芬奇、帕西奥利以及Hans Holbein(小汉斯·霍尔拜因)这些艺术家和科学家的作品教会了我们很多。而创作方面,我们从Albers, Moholy Nagy, Lissitzky, Felice Varini, 以及George Rousse这些现当代艺术家身上获得启发。

TP: 对于街头艺术与室内涂鸦有什么看法?
TD:
对我们而言这只是定义不同而已。两个词汇都用来描述公共空间内的民间创作。由此产生的各种艺术形式,都是从美学意义上,或者概念上受到涂鸦或街头艺术的启发的。

TP: 接下来有什么计划?
TD:
我们都钟爱旅行,所以我们想找机会把作品带到国外去。置身于其他文化和不同思维方式之中,我们总能获得很多灵感。而且旅行也是让大脑保持思考的重要方式。

草稿:
Sketches1
Sketches2
Sketches3
Sketches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