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镜头运动下的视觉与情感

看《天使爱美丽》的时候,我们会赞叹布景和构图多么精致,赞叹镜头之间的无缝对接。除了这些,是否还有我们没看到的东西?导演Jean-Pierre Jeunet将摩登宏伟的巴黎街景巧妙截去,以保证我们能够沉浸在如梦似幻的都市景色中,他是如何做到的?

5

作为大学课程任务的一部分,来自马德里的Lessa Rabiger需要在电影与剪辑课上做一个关于美学的展示。她选择了《天使爱美丽》,一部注重对称美的电影,它让观众视线始终集中在人物身上,周围环境的表现也恰到好处。

在电影中,没有直接呈现的,往往和呈现出来的内容一样重要:我们删减掉一部分,是为了突出剩下的部分,那些被省略的画面,成为了背景中的呢喃。或许你曾经看过《天使爱美丽》,可能还很喜欢它,但Lessa的短片能够让你从另一种视角重新欣赏,让你了解镜头运动的方式,清楚每个人物如何站位;让你的关注点更加多元,对影片的理解也更丰富。

3
4

Lessa的短片正如她想表达的主题:简单、有力、予人思考。我们与这位24岁的硕士生畅谈了更多关于她、关于这部作品的故事。


The Plus:为什么选择《天使爱美丽》这部片子?
Lessa Rabiger:
我想找一位有个性的导演,一位能够通过影片布景打造自己宇宙的导演。《天使爱美丽》品味一流,它描绘了一个理想化的20世纪的巴黎,掩藏了那些现代的、俗气的元素,着重打造梦幻般的框架,并用独特生动的视觉语言、各种出色的拍摄视角来强调这一点。Jeunet的手法正是评论家所谓的“形式大于内容”,但是他让观众沉浸在爱美丽的异想世界中。为了达到这一目的,让每一幕都保持精准对称是他的典型手法之一,之前Stanley Kubrick 与Wes Anderson也都熟练掌握这一技巧。我选择这部电影,一方面是由于它丰富的视觉表达,另一方面也因为它是一部广受欢迎的经典佳片。

gif2

TP:选择这些片段有什么原因吗?找出这些片段并组合在一起花了多少时间?
LR:
我想找包含目光中心点(图像对称)、且带有一些运镜的(一般是滑镜)的片段。我选择的场景对于观众们来说都是很浅显易懂的,比如聚焦在某个中心物体或主人公身上的简单构图。这些片段重点一般都在主角身上,或者从单点透视静态拍摄房屋或者其他建筑物。
具体花了多少时间筛选和组合这些片段,我不太记得了,因为整个圣诞假期一直在做这件事情。这很有趣,但这只是我的一个小作业,我在其他混剪作业上花的时间更多(主要是因为需要大量的素材)。

gif1

TP:为什么对对称和运镜情有独钟?
LR:
做一个对称视主题视频的想法,在我观看了一部关于Stanley Kubrick作品的剪辑之后萌生了出来,那个视频叫做 Stanley Kubrick’s One-point perspective (《Stanley Kubrick的单点透视》)。必须承认,我当时被眼前精美的构图所震惊。看到标题的时候我已经有心理准备了,然而在观看之后它的剪辑还是给我造成了很大冲击,促使我自己做一个类似的命题。
刚好,我为此所挑选的影片里全都是镜头运动,我将它们整理在一个视频里,重现这种视觉效果,探索它的独特魅力。

gif3

TP:能聊聊你的背景吗?
LR:
我的故乡在德国北方靠近汉堡的地方,为了学习语言,我在19岁搬去了西班牙(那瓦拉)。一开始我只是想暂时在那打工换宿,但后来,我决定搬去马德里念书(视听传播专业)。
在大学四年里,我对剪辑有了兴趣。但是我的课程所教知识很笼统,缺乏实践和更有针对性的练习。课堂之外,我和同班同学(Gabriela Bossio Garibay)为了参加一个国际比赛(奇点大学的“呼叫创新”)创作了一系列影片。结果在2014年,凭借作品Medroom获得了西班牙全国第一名,这为我们之后的工作机会打下了基础,例如为国家燃气供应商(Gas Natural Fenosa)做宣传视频等等 。

gif4

TP:你的这部视频和其它作品有什么区别?
LR:
其他视频主要关注创意和剪辑技巧,以现有影片的素材为基础,创作一些全新的东西。我认为自己的视频应该挖掘一些新的意义,或者在视觉风格上开拓一些新的着眼点。Symmetry & Camera Movement(匀称与运镜)其实是对电影制作技巧的一种解析。我没有自己创作,而是希望能进一步将电影的精妙带给观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