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漩涡中的邂逅

西班牙双人组以摄影探求记忆深处的艺术奥秘

这个故事开始于两个摄影门外汉。“我们从事着不同的职业。初遇那会,我们连如何对焦都不知道。”艺术双人组Aitor Frias & Cecilia Jimenez笑着告诉我们。Aitor来自建筑专业,Cecilia则是科学工作者,两个不同背景的年轻人,凭着对艺术的热爱走到了一起。从西班牙的格拉纳达,到德国布伦瑞克,他们在林荫小道上漫步,深深地沉醉于对艺术摄影的探讨之中。灵感就此萌发。

1
《陶土与陶匠》

Aitor和Cecelia的摄影作品真诚、坦率、略显空灵,以独特形式表达着对回忆的探讨。人的回忆,模糊、晦涩、转瞬即逝。在Aitor和Cecelia的镜头下,这些特质以视觉效果巧妙地表现:一幕幕场景被时间包裹,又被从故事中截下,成为断章;人物们出现,又消失,面孔模糊不清,存在的感觉却又无比真实。这些正是这组摄影作品的意义:回忆捉弄着我们,我们奔跑上前去寻找,回忆却远远地躲开了;我们试图封印那完美的一瞬,却无能为力,只能看着它们从指间散去,在风中消失。

照相机的发明使记忆变得更容易。快门咔嚓,精确记录下那些被我们忘记的瞬间,仿佛摄影就是为了捕捉回忆、消灭遗忘而生。然而Aitor和Cecelia这组特别的作品,却还予了我们一个接近真实的不完美回忆,同样也批判了相机制造的回忆谎言。在真实的回忆中,我们永远看不清彼此。背影、侧影、遮挡、不清晰的正脸,感觉里,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而眼前,一切却又如此的陌生。不清晰的脸模糊了整个画面,不在黑暗中,但我们却依然看不见。清晰与透彻从不曾存在,陪伴我们的,只有迷蒙的风景,和似曾相识的呼吸。

11
《关于愤怒之鸟的歌谣与世界末日》

“我们的目标是将脑海中的画面投射进真实。如今,摄影之爱已经深入我们的骨髓。”

这奇特的组合让我们对幕后的故事无比好奇,与他们的交谈让我们了解更多

The Plus:摄影方面合作的伊始?
Aitor Frias & Cecilia Jimenez:
当我们第一次用相机捕捉林中漫步间的灵感的时候,我们的摄影合作就开始了。在那之后,我们的作品曾在西班牙和英国都参过展,甚至还在英国上了上一期《Inside Artists》杂志的封面。这让我们非常开心,一切都充满了挑战与惊喜,仿佛一场冒险。

14
《迷失》

TP: 实践与创意之间共同的主题?
AF & CJ:
我们的项目开始于对记忆机能的分析。记忆的机能让我们着迷,它可以扭曲事实,却又让人信服。记忆从细微的视角入手,使事实抽象化,浓缩成一种纯粹的美。而这点构成了记忆特殊的极简主义。从这个理论角度来说,我们倾向于用这种“创造型回忆”探讨人类的存在、疑惑,和未知。

3
《受困的云》

TP: 你们都在哪里取景?在拍摄前有准备吗?
AF & CJ:
开始时我们都是临场捕捉,随着时间的推移,提前准备对我们来说就越来越重要。当然,我们也会留足时间来即兴发挥,因为对回忆这个主题来说,随意自然的感觉非常重要。你可以控制构图、质感、颜色,指挥你的模特,决定整体气氛,等等等等,然而有些事情是你不能控制的,那就是片子中自然的感觉。

9
《无题》

TP: 在优秀的摄影作品里,什么最吸引你?
AF & CJ:
抽象主义、极简主义、优雅感,以及作品概念。我们相信,即使如今高科技产品泛滥,真正在艺术创作方面有价值的“工具”并不比以往多。让我们感兴趣的,不是当下镜头前瞬间的美,而是一种持续存在,总会绽放的永恒的美。

12
《那是我》

TP: 谈谈你最难忘的一次幕后吧。
AF & CJ:
有很多片子的幕后都让我们难忘。比如拍摄《陶土与陶匠》的那天,本来我们需要的是一种庄严肃穆的气氛,然而当时我们却身穿着小熊睡衣。镜头只取下了两双纠缠的手T,实际上离画面边缘两厘米的地方就是我们粉红色的可爱小熊睡衣。还有一次,我们创作《无意义低语》系列时,不得不早上六点起来拍摄浓雾中的场景,只有不到半个小时的机会。结果不幸的是我们笑场了,停不下来,差一点就错过了清晨最宝贵的时机。 虽然作品画面看上去深沉而凝重,但我们总是很享受拍片的过程。

4
《无人知晓》

5
《红天鹅》

6
《无意义低语之一》

7
《无意义低语之二》

8
《无意义低语之三》

10
《无题》

13
《十一月的回忆》

15
《当你离去》

16
《2015年12月的马德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