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之城

建筑师用超现实主义在水彩画里盖房子

来自波兰的Tytus Brzozowski是一位多才多艺的当代建筑师。本来,身为建筑师已非易事,然他并不满足。醉心于绘画的他,也专长水彩——当然,这绝不是在说那种按数字填色之类,相反,他以优秀的构图,丰富的色调,细腻的光影,配上成熟的笔法,在水彩世界里释放着他的建筑学才能,正如他的梦幻都市系列绘画所展现的那样。家乡华沙是他笔下的唯一城市,而这种专情的背后有着特别的原因。Tytus告诉我们,华沙是一个经历过艰苦岁月的城市。它的美既不轻松随意又不流于表面,但正因这种困苦,才让它有更多的韵味,带给我们更多的惊喜。”

1
2
3

Tytus作品中纯粹的细节,总能令人为之倾倒。成群的建筑物熙熙攘攘,为他的绘画注满活力,而仔细再看,你又能发现一些非同寻常的细节:为钢琴绑上热气球;胀满整个空间的茶壶;众人放飞的骰子灯……正是这种对于小物件的特别关注,给他的画赋予了生活气息,创造出魔幻又迷人的童话之城。建筑方面的技巧对二次创作形成了独特的投射,制图中的一丝不苟,成为了水彩画中的抽象元素,使其更为出彩。而在这点上Tytus却有不同的感悟:“我花了很多年的时间,准确地描绘真实场景。现在我决定开始改变,不再追求那些准确的空间,而是让想象融入水彩,创造出属于我自己的梦幻之地。”

对于Tytus来说,艺术和建筑是同一回事。他告诉我们,“我的画作,和我曾经设计过的建筑,都来源于我对于这座城市的爱,它的风貌,它的历史,无一不让我充满热情。”一个独特却又精巧雕琢的幻想世界,就此诞生。

4

Tytus笔下的幻景,是超脱于现实的童话。神往的我们有机会与他交谈,以了解更多。

The Plus:谈谈你最新的水彩画系列作品吧,有什么创作背后的灵感能与我们分享?
Tytus Brzozowski:
作为城市,华沙深深地影响着我,包括它怎样运转,怎样随时间变迁。在水彩画中,我试图寻找到家乡的气氛与个性。

TP:在你看来建筑与水彩有着怎样的关系?它们有什么共同点和不同点?
TB:
我认为它们大有关联。我在建筑和水彩中都注重质感,气氛和光影的表现。这应该是来源于我作为建筑师的职业视角,以及我对探索城市气氛的热情,以及我所接受的教育。华沙建筑学院非常注重绘画与艺术。

5

TP:最初是怎样接触到水彩画的?
TB:
我在大学入学考试的备考那会是我第一次作画。从那之后,我就开始大量绘画了。我有几次跟朋友一起出去采风,从大自然的基本要素中学习,例如光影,反射,色彩与透视等等。

TP:你怎样平衡建筑与艺术?
TB:
多年以来建筑对我来说都是最重要的,但这正在慢慢改变。我用了一年多的时间着重练习水彩绘画,现在这成为了我工作中最重要的元素。

6

TP:是什么使你对华沙情有独钟?
TB:
通过知晓华沙的历史,风土人情,我逐渐了解着这个城市。寻找被湮没的美,被隐藏的美,会让你对它有全新的认识。是这一切让我倾情于华沙,让华沙如此丰富多彩,让我想在画中表现它。

TP:如何理解你画作中如梦般的场景,例如踩着高跷的楼房,漂浮在空中的茶壶?
TB:
我一直都很欣赏充满着各种元素和故事的绘画。我喜欢寻找其中隐藏的线索,所以我希望自己的作品也有这种气质。看到人们仔细盯着我的画,寻找那些奇妙的隐藏元素,我有一种很享受的感觉。最重要的是,这种处处惊喜的意境和中欧许多城市的景象如出一辙,比如华沙。我觉得我这些天马行空的想法很符合我家乡的气质。

7

TP:你有受到其他的艺术家或建筑师的启发吗?
TB:
我最喜欢的画家是Peter Bruegel,他的作品给了我很多启发。我非常喜欢看各种各样的人物做着各自的事,有着他们自己的故事。你可以花上好几个小时观察他的作品,了解Bruegel所处的时代。就建筑而言,我喜欢低调优雅的设计,我非常欣赏瑞士建筑,以及Peter Zumthor和Dietmar Eberle这些知名建筑师。

TP:2016年你有什么新项目?
TB:
我会坚持进行我的主题创作——寻求梦幻城市的气质。我准备为孩子们创作一本绘画书。我的作品很受孩子们欢迎,我的计划是创作一个水彩系列,一个充满奇幻元素和隐藏线索的系列,那将会是一本能影响孩子们想象力的书。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