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片中折射出的真实

丹佛艺术家用碎片主义画法描绘人像和风景

科技和艺术是一对相生相伴,爱惧交织的伙伴。它们互相启迪,又互相戒备,又在创造力的竞技场上角逐纠缠得难舍难分。照相机咔嚓一声,拍摄下写实主义油画界的第一次革命;崭露头角的电影技术,让戏剧在舞台的大梦中惊醒;而如今数字时代下电脑技术的发达,则在纯艺术画者身上,再次重现了先辈们对艺术发展与核心的探索。来自丹佛的画家Lui Ferreyra正是其中之一,在这系列人像和风景绘画中,Lui以独特的视觉语言,表现了摩登时代中,电子技术给我们视觉生活打上的烙印。

Lui1

Lui的画作结合照片与写生,以其特有的晶体碎片化美学为透镜,好似借昆虫之眼窥探世界。与经典的立体主义绘画不同,在Lui的笔下,形体保持可观,而色调与光影的柔美和自然却都被晶格化、像素化,仿佛被电脑程序分析解构。这种画法,从粗犷的色块入手,大刀阔斧,却又通过颜色之间的细腻变化,得出了细微处的真实,无疑是在挑战有“高精度手绘摄像机”之称的现代超写实主义,与立体主义的前辈们一样,追寻着科技世界里绘画艺术的本质。

在仿佛水晶制成的窥镜中,人体上暧昧的颜色变成直截了当的高级灰,色块泾渭分明。在着色手法方面,Lui并不浮夸,以简单明了的平涂填充着每一个分格,亮部、暗部、冷色、暖色,无一不被清晰地绘出,利落宛如切面。这种简单而有力的方式,赋予他更丰富的表现性,并自成一体,形成一种完整的视觉语言。

Lui2
Lui4
Lui3

“光与影之外,每一片不同而独特的色彩,更让我疯狂。”

对明暗精巧的捕捉,与生花妙笔留下的片片细腻,使得整个画面显得精致无比。这种在静态中呼之欲出的动力美学,让你不由得想起电影《半梦半醒的人生》和《黑暗扫描仪》里那著名的内植转描机技术。相比于高级灰的人像绘画,Lui的风景则碎片得更为彻底,颜色也更为丰富。无形的晶体窥镜,将无形的太阳光折射在人体和风景上,闪烁,跃动,璀璨发亮,又凝固成碎片般的色彩,让你领略这种在色块和分割中通透清爽的美。

Lui17
Lui18
Lui19

细碎而大胆的色块向我们展示了这个平面中的立体世界,而和Lui的对话又我们了解更多:

The Plus:身体和肖像是你喜欢描绘的主题,有什么原因吗?它们为什么如此吸引你?
Lui Ferreyra:
艺术家都是观察者。我们观察得最多的,莫过于他人,他们的面部和躯体。人有多种多样,他们的面部和躯体更有着无穷无尽的变化,带来无限的趣味和美。我知道我说得有些老套,但兴趣就是没有理由的,我单纯喜欢这些主题。

TP:如何概括你的风格?
LF:
一个词:碎片主义。一句话:通过在视觉捕捉上的解构与重塑,达到一个晶体化的世界。

Lui6
Lui7

TP:你的创作过程是怎样的?
LF:
首先有灵感,如果几周之后我对这个初始的想法还抱有热情,我就会安排摄影取材,在成百上千的片子中挑选几张我中意的,然后用Photoshop完成构图调色。接着,我会将电子草稿分格转画在画布上,之后我用丙烯绘制底色,然后一格一格将画面铺上选定的颜色,直到画完。最后,再针对画面的细节或者颜色的出入进行调整,适当地添加删减。画每一格时,我都特别调色,也就是说,没有两片颜色是相同的。

TP:这一系列中哪一幅画是你最喜欢的?
LF:
这个很难选择,我的最爱经常改变。曾经很长一段时间内,我最喜欢《妄想(Delusion)》,因为绘制它是一个非常浩大的工程,兼备戏剧性冒险性和挑战性。最近我则更喜欢《超叠加7号(Superimposition)》,我经常凝视着她。我经常会对我的作品做出很多批判性思考,但对于这张,一点都没有。因为她太和谐,太美丽了。

Lui8
Lui5

TP:这些人像的背后有没有什么故事呢?
LF:
《超叠加7号》中的姑娘是我的高中同学。十年之前,她是我唯二用过的女模特之一。之后她搬走了很长时间,于是我开始物色很多新模特。最近她又搬回来了,挺惊喜的,能和老朋友久别重逢真是一件幸事。另一方面,她就是那种超级上相,怎么拍怎么好看的人,很神奇。

TP:今年的下一个计划是?
LF:
我几个小时前刚刚在墨西哥完成了一幅壁画。现在我迫不及待地想回家继续为这个系列作画,好为将来在William Havu美术馆的个人展做准备。这个展的名字是《我思故我在》。

Lui9
Lui11
Lui12
Lui13
Lui14
Lui15
Lui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