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动的幻景

由纽约数字设计师打造的反重力交互式流体喷泉

熔岩灯大家都见过。简单技术营造出圆润的流体,慵懒的动态,和迷幻的灯光,让它在市场上引领了半个多世纪的风尚。设想一下,如果有这么一盏熔岩灯,内部并非粘稠的工业液体而是清澈流淌的水,流动的过程可以被远程操纵,而且操作过程只是简单地挥一挥手,那会是什么样?

法国数字设计师Vincent Houzé用自己的新作给出了完美答案。这款命名为《交互投影喷泉(Interactive Fountain Mapping)》的实验性设计,以控制流体在坚固封闭空间中的运动为核心概念,采用清澈透明的砖型结构,以投影模拟出水流,顺着清透的阶梯潺潺而下,丝般顺滑,又时而随着手的运动向四周拍打、溅起,水花四散。这个集艺术、科学与技术于一身的作品,在让众人感叹之余,更是引起了我们对自然元素的新思考。

“自然界中各种各样的流体状态都让我无比着迷。像烟雾,水流,等等等等,”Vincent对我们说起他的灵感来源,“简单的内部动力,让流体在运动过程中制造出无穷无尽,又错综复杂的细节。而如何对这些细节进行捕捉,并通过流体动力模拟的方式将其再现,则是我们面对的技术性难题。”

作为一名参与巴黎伦敦电影制作的特效师,Vincent的平面设计和电脑工程背景给他提供了足够的基础,以应付视觉艺术创作中的各项挑战。移居纽约前,他一直投身于代码、声控以及交互设计的实验。很快,他的努力得到了回报:AV&C公司看中了他的作品,让他参与大尺寸建筑交互装置的设计,并对他的这项《交互投影喷泉》给予了很大的支持。

数字模拟所展示的精致效果让人默声叹服,更多关于创作与灵感的问题也随之而来。数字模拟出的喷泉,到底是如何做到随实体雕塑的外形而改变流向的?又是如何完成与外界信号的交互?

gif1

我们对这些问题好奇不已,与艺术家交谈以求了解更多:

The Plus:从视频中我们能看出,《交互投影喷泉》这个作品一直尝试,对数字模拟出的液体在几何空间内部的流动进行控制。是什么让你对这个概念产生了兴趣?
Vincent Houzé:
最开始的想法,是重新唤起大家对习以为常的自然现象的好奇心,比如水流。如果重力的方向是从下往上会怎样?如果水平呢?以现在的技术,水流可以被数字技术精确地模拟出来,达到一个比较可信的状态。而采用这种几何形体的雕塑作为外围,可以让流动水体的触感更为直观。

TP:在作品的概念与实验的背后,有没有什么更宏观的意识?
VH:
这宏观的意识在于对现实的扩充——探讨物理性的实体,和数字性的模拟之间如何交互:模拟出的水流,虽然不具备实体,却也能在透明的雕塑内壁进行碰撞,转向,这就是两者之间的交互。其实就这个概念我已经实验了有一段时间了,几年前还曾完成了一个比较粗糙的短片,展示模拟出的小石子随着转动的纸盒实体倾斜滑动,在盒壁上撞击。

gif2

TP:能介绍一下你的创作过程吗?
VH:
在创作这个项目的时候,是有很多主题同时进行的。为了同时满足技术性的控制和审美性的需要,我们在雕塑形状的确定上反复了好几次:就投影的角度来说,多重平面比复杂的曲折面要理想,但最终,自然流体和坚实几何雕塑之间形成的对比张力产生的效果,的确非常出彩。对流体的模拟持续了好几个月,在代码上我们混合采用了自由代码以及专门定制的程式,然后再为这个特殊的形状调整到最合适的程度。
在多次的版本调试中,只有两份对流体的表达得以保存,一份是模拟水流,另一份则比较抽象,着重在对流体形状和其他物理性质的表现,比如速度等。然后就是在交互上的微调了,尽量平衡可行性和趣味性。

TP:说说交互的部分吧。手在空中对水流进行操纵,看上去似乎和特雷门琴异曲同工。你能谈谈这方面的灵感和原理吗?
VH:
整个装置采用了体感控制设备,以红外线捕捉手的位置,然后将数据传输给模拟。我尽量把两者的交互控制在比较简单的程度内,这样人们可以一目了然。手在感应处的上空摆动,可控制水流根据“重力”流动的强度与方向;而手腕旋转一次,甚至可以控制水源的流动与否。

gif3

TP:《交互投影喷泉》在纽约的SEGD Xlab举办了首映式,反响如何?
VH:
大家都很真诚,很热情,互动让人们兴趣高涨。因为即使只是在狭小的空间里,但手对于“水流”的隔空控制,也让人仿佛有了超能力一般!这种简明的设计,和自然的流体,在普罗大众和技术性小众的人群中,都有很好的接受度。

TP:还有没有在其他地方展出的打算呢?
VH:
肯定,但前还没有具体的计划。另外我还打算将它继续优化,并且将这个概念再进行一些延伸。

TP:今年还有什么值得期待的新项目?
VH:
我正在完成一个新的交互装置,即将在几个月之后在纽约出展,也是和物理相关的。不过具体细节现在还要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