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下的集会

一年一度的彩虹会集去年于魁北克举行,人们用爱与和平的艺术方式反对资本主义

“当我第一次参加彩虹集会时,我萌生了对摄影的兴趣。我将彩虹相关的故事用镜头下来,一点一点,逐渐累积成了一个持续的摄影项目。”

Rainbow Gathering 2015, Lac à l'ile, Saint-anne-des-monts, Québec, 2015

新闻报道方面的摄影在The Plus上并不常见,但是彩虹集会的忠实粉丝、摄影师Benoit Paillé对文化的捕捉和展示,着实吸引住了我们的目光。上届在冰封的加拿大魁北克举办的集会,有着不同于严寒的热情:人群四处赶来,在这里紧密地汇聚一堂,他们来自不同的区域,从事着不同职业,却因为同一个信念而聚集在一起,那就是,对现代社会过度物质主义对视野的侵蚀与潜移默化的反抗。作为摄影师,Benoit从视觉的角度,展现出非物质化的人生。在他的作品中,丰富多彩的生活方式以图片的形式展示:人们充满活力,热情地相约自然,在山水草木之间尽情嬉戏。Benoit的摄影,巧妙地诠释了集体的团结和精神的成长,更将彩虹社区这种小众却自发的热情酿成一瓶浓烈的酒,让每一个随意的旁观者都可以取杯品尝。

4

对自然和活力的表现并不是什么新鲜事,然而Benoit的摄影和那些乐天派的老好人作品,却有着微妙的不同。他的照片,看似自然冲动之下的一记快门,细细品来,却有一丝清新,一缕诱惑,仿佛施了魔法似的渗入其中,带给你不同的韵味和质感。洋溢而开怀的人物们在镜头前闪闪发光,与身旁梦幻般的小元素一起,将灰暗的背景点亮。一位女性和她灿烂的微笑,仿佛要使足下小舟轻盈飘起,在深邃的大海与浩瀚的夜空中飞向远方;另一张里她则身着一件洁白长斗篷,又好似闪着荧光的天外来客,传达着宇宙之间的信息。Benoit以他精湛的摄影技巧,去伪存真,为这个迷你的政治的乌托邦,注入一股快活的空气。

3

关于这个系列,Benoit也有自己想说的话:

“彩虹集会是充满艺术的地方。许多艺术家都来到这里,而彩虹的艺术往往却是稍纵即逝的。我拍摄过用竹子和藤蔓编织服装的人,用自己的方式避开消费主义。在这里没有人恣意批判,而这正是纯粹的艺术最需要的土壤。艺术之外,这里还有音乐——我有的时候会想,如果某一刻,彩虹因为它的激进不再适合我的个人价值观,我也还是会因为音乐而去。这里的即兴演奏太美了,深刻而脱俗,无可取代。这是纯粹的创作,没有夸大,没有修饰。

然而作为一个摄影师,我并不创作瞬间的艺术。我将那些瞬间捕捉,重新展示出来,不知道这算不算纪实性创作。一切开始于我的项目《陌生人(Stranger Project)》,在创作的过程中,我见到了各种陌生人,并将他们拍摄下来。彩虹会为这个项目加上了一个人文主义的本质,让它不再有那么多冰冷和隔阂,反而饱含人性与尊重。‘尊重’则是彩虹会的基础。彩虹会格外重视魔法和圣洁的概念,这是在我们的社会无法想象的。而正因为此,为这份‘魔法’照相或者录影,对它来说就意味着亵渎。所以当我拍摄的时候,我尝试着在成片中再现这种魔法,让摄影披上一层神圣的面纱。我必须报以极大的尊重来完成这些作品,对有些我拍摄过的人来说,彩虹会只是一次旅程,不会在他们的人生中重演,这就让我的作品稍纵即逝,却格外有价值。

Emma

总的来说,在这里相机是不被欢迎的。公共场合禁止拍照,严厉禁止。作为一个摄影师,如果我看见有人在公共场合对他们拍照,我会走上前去让他们知道,在拍摄前应该得到对方的允许,这是一个尊重的问题。实际上如果这些人把照片发布出去,再断章取义地放上媒体,那等来的一定会是一大堆恶评:‘这简直是一群嗑嗨了的瘾君子和疯子裸奔的闹剧!’什么的,这根本不是事实,然而乍看之下我们能得到的只有偏见。不管怎样,我比较喜欢为他们单独拍照,而这些一个一个独立的人,在照片上又和其他同伴们汇聚一起,仿佛集会以另一种形式再生。我们能深切体会到大家之间这种团结紧密一体的感觉。

彩虹会最酷的地方在于,它是隐蔽的。每一次的聚会都发生在远离尘世的森林里,你必须开车之后再步行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到达。乍一眼看去,这是一个小部落,组织得像微型城市一样。有厨房,小孩区,音乐棚,甚至咖啡店……等等。在中间则是一堆旺盛的篝火,这是圣火。我们就在这里吃饭,互相分享。食物则是彻彻底底的素食,不沾荤油奶蛋。当地的杂货店为彩虹会提供了有机食物,小扁豆,燕麦等等。还有一些地方的彩虹会则组织‘垃圾箱寻宝’,所有的食物都是取自城市里浪费掉的那些。

L'homme fort du rainbow

我们日出而作,我睡在帐篷里,不过很多人都只薄薄地盖一层。我们完全无法掌握时间——而这在普通生活中是几乎不可能发生的,这种失控很宝贵。入夜,大家奏起音乐,即兴的旋律与舞蹈声一起在火焰和夜空之间飘扬。

彩虹集会有不同的集会形式。在魁北克,我们以大家的共识来展开讨论,仿佛一场政治集会。在‘占领华尔街’、‘占领蒙特利尔’等等这些示威中,大家就采用了这种方式,而这个方式正是来自于彩虹会。同样的,彩虹会的组织者们也支持了这些运动,一切都互相关联。

在这里,来者皆是客:同性恋人、牧牛神黑天的追随者、各种宗教主义者、怀疑论者、雷尔主义者、基督徒、朋克……就像彩虹的颜色一样多元。我们在一起治愈自身,也治愈地球——当然,这听上去有点乌托邦。

5

每一次从彩虹会回来,你的脑中都会充满了灵感。那些灵感可能会改变你的人生,改变你的性格。对我来说,人生一直都很不顺利,我对它有无数的疑问。在彩虹会,我邂逅了形形色色的人,绝对的素食主义者,游牧民族,有机食物坚持者……这些人有着不同的生活方式,而我们会发现,换一种方式生活一样也可以很幸福。其中我深刻认识到,有一个健壮的体魄是多么的重要:要健康地吃,也要照顾周围的环境。还有就是它帮助我们从对科技和网络的沉溺中解脱出来。

7

当你回到平常社会时,你会再次对自己的人生心怀感激,然而更多的,是想快速回去看看那些你邂逅的人们,那些你见到的,甚至你爱的。小团体就这样产生了。在彩虹之后,一个小的交流圈就经常能催生出团体。在危地马拉,彩虹会则被当做一个环境友好的小组,从彩虹会回来,意味着你已经再次深刻地思考过人生了,你已经改变了、升华了,从科技和一切现代文明中解脱出来,得到了净化。所以这个时候,你往往对你的社会现状,做出更为严苛的批判。

在那里,你可以体会到一个真正的微型社会。一切风景都在一个高度简化的空间与自然中。我们感受到丰富多彩的差异和质疑,并不得不尝试对冲突的心态进行控制。我们学会交谈,学会观察,学会理解,我们变得更加包容,一切意识形态和信仰都在和谐中共存。在彩虹会,我们常说:‘我们万众为一!’”

Rainbow Gathering Quèbec 2015
L'impermeable
10
11
Claude, Rainbow gathering 2015, Québec13
14
Rainbow Gathering 2015, Lac à l'ile, Saint-anne-des-monts, Qu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