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读懂我的唇语吗?

智慧而简洁有力的短片,用唇读诉说着无声世界的喜怒哀乐

1
行走于世,如果听不到任何声音,会是什么样?大千世界熙熙攘攘,所到之处无不人声鼎沸。在这个噪音泛滥的时代,无声世界,对于那些完好听力的人来说,几乎完全不可想象。

Little Moving Pictures是一家创意电影制作公司,他们从小处入手,与不同领域的人合作,打造了一支又一支有趣又有深意的创意短片。无声世界的点子,自然吸引了他们的注意,从而制作出这样一支美丽、智慧、又敏感又温柔的短片,将无声世界和唇读之间的故事娓娓道来:《Can You Read My Lips?(你能读懂我的唇语吗?)》

《Can You Read My Lips》中字:

短片的背后,是纪录片电影人David Fine那满怀研究气氛的拍摄技巧,以及博士在读的作家Rachel Kolb的深刻见解。作为一个听力障碍者,Rachel从本科时期便开始讨论她所置身的无声世界,以及唇读在其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所以,当David来讨论最初的构思,希望将她的文字转化成短片时,她立即就答应了。“我是一个文字工作者,”以Rachel的话说,“文字是我最原生态的表达,而将之与叙事、分镜,以及其他各种视觉元素相结合,这种前所未有的挑战,让我深深地为之着迷。”

短片中,Rachel的声音,将不同人不同视角的不同故事,贯穿在一起。那些形形色色的经历,错落琐碎的片段,被有机地组合成片。镜头特写停留在每一张诉说的嘴上,让有声世界的人直观感受到,“唇读”这种交流方式所包含的变数,与多样性。

2
“天生听力完好的人,对听力障碍者的无声世界,几乎完全不了解,”Rachel解释道,“他们总是对自己与生俱来的便利视而不见,在谈话中以自己的沟通感受作为标准,而忽视一些其他的东西。”为了拍摄,她不得不在繁忙的学业和生活之间来回周旋,最终,这个项目花了足足两年才完成。“不过这对于我们来说,意味着更多思考的时间,静下心来,把握我们的所做、所想,思考如何才能完成这一切。”David这么说。

我们和他们继续交谈,以求更多地了解这支美妙短片背后的故事:

The Plus:谈谈短片背后的故事吧。
Rachel Kolb:
《你能读懂我的唇语吗?(“Can you read my lips?”)》本身,是一个内涵丰富的问题。因为它揭示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作为一个交流方式,“唇读”对外界因素相当依赖,而且这些因素几乎全非唇读使用者——也就是听力障碍者——可控的。比如:言谈的前后语境、各异的面部特征、交谈中的小习惯小动作、光、环境场景,以及那些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时刻,等等。虽然不完美吧,但在这样一个充满声音的世界,对于听力障碍者来说,唇读依然是个非常有用的沟通技巧。我在论文里也讨论了这迷人又充满挑战的沟通方式。

3

TP:拍摄前做了哪些资料积累?
David Fine:
我在拍摄前和Rachel在线上聊了很多,试图最大限度地去理解她,理解她学习说话的方式,学习唇读的方式,什么让沟通变得容易,什么又使得一切更加艰难,等等等等。我也做了很多唇读的练习。在聊天的时候,我试着让朋友们不出声,只通过嘴唇的动作来表达想说的词句。刚开始的时候,按照往常语速,像这样想沟通几乎不可能。不过随着练习我也逐渐有了一些进步,而这个过程让我切身体会到了Rachel的那些困难,对于一个听力完好的人来说根本难以想象。

RK:
我的话,因为本身专业于此,所以对唇读相关的资料积累,在项目开始之前就已经完成了。不过我从来没有写过剧本,于是在这方面我做了一些自己的准备,比如看看网上其他的艺术短片,然后学习他们,把握文字语言和视觉叙事之间,视频和音频之间平衡的技巧。话又说回来了,这个对我来说还真有些难度,毕竟影视行业对听力障碍观影需要的普及度,还是很有限的,很多影片都不会特意去做字幕之类。我希望我们的片子可以引起大家的注意,继续这方面的普及吧。

4
TP:Rachel可以谈谈你写剧本的过程吗?
RK:
剧本创作的核心有两个方面:一是从我自己的研究论文中,提取一些合适的观点和相关材料;二是考虑如何用最好的方式,在视觉上将它们展示出来,做到镜头叙事与文字的齐头并进。为了观众们能身临其境地感同身受,我们考虑了好多表现手法,首先就是为了突出唇读的效果,我们邀请每一个叙述者都正面直面镜头。另外在后期制作中,大家在字幕和音频设计上也特别用心,那些充满创意的效果让我兴奋极了。字幕的残破随着声音的消散,这些效果真正做到了连接有声与无声,生动而有力地展示着听力障碍者们的世界,这个世界正是绝大部分听力健全的人,从未考虑、无法想象的。此时有声亦无声,道是无声胜有声。

5
TP:在叙述者的挑选上有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
DF:
我们所寻找的,是各种各样的人。不同的外貌,不同的习惯,不同的背景。短片最本质的涵义还在于人和人之间的联系:不同的人相互关联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不管他们和你之间横亘着多少阻碍。关联,来自于他们与我们对生活片段的分享,那些五花八门的故事,定义着我们的不同,而这份彼此之间的距离,又通过交谈互相拉近——这也是短片主旨里不可忽视的一点。

RK:
男性、女性、年轻人、老人、语速快的、语速慢的、有胡子的、没胡子的……多种多样。另外,我还邀请了一些使用手语的听力障碍的朋友来参与拍摄,引入在无声世界中不同层面的交流方式,展现各种各样的可能性。

6

TP:想得到观众们什么样的评价?

DF:我希望人们可以更加设身处地地为听力障碍人士考虑,不过更宏观的来说,我希望所有人都能认识到,人与人之间的联系是潜在却强大的:只要能找到合适的交流方式,并为之努力,任何人之间的沟通都不是问题。

RK:我的话,肯定是希望能得到更多听力健全观众们的同理心。希望他们可以通过自身体会,察觉唇读的困难,然后反思自己在交流上的一些片面的默认。在这点上,我经常考虑类似于压力分摊的概念:听力障碍者为了融入这个有声世界,要付出不可估量的努力,然而健全者却不见得能体会到这种背后的辛苦。如果可以双方都了解这种努力,互相体贴,则会更好。
而对于听障者,我希望可以真诚地表达我对唇读的感受,得到一些大家的小共鸣。即使我只能从我自己小小的视角出发,但这份对自己、对和我一样的人的真诚,对我来说依旧非常重要。

7
TP:各自都有什么新项目吗?
DF:
我现在正在为体育娱乐电视节目制作片子,关于John Daly的,之后还会继续拍摄MV。
RK: 我手上还有好几篇论文呢。另外我也正打算写一部小说,还是关于人类互动和沟通这个主题的,不过还处在准备阶段。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