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纸飞机

纽约电影档案馆分享已故收藏家Harry Smith的纸飞机收集癖

Harry Smith's Paper Airplane Collection
使先锋艺术发展起来的纽约,孕育了大量的实验艺术家,除了这里,哪个地方还能包容Harry Smith的日常小怪癖呢?Harry Smith博学多才,电影制作、人类学、音乐、绘画都有涉足,同时他还有着不同寻常的物品收集爱好。由纽约电影档案馆(Anthology Film Archives)的John Klacsmann和Andrew Lampert编辑出版的两本关于Smith摄影集,《Harry Smith的收藏(The Collections of Harry Smith)》,现在正在发行,公众可以有机会一探另类艺术家特立独行的奇妙生活。

由J&L出版的两本摄影集,《纸飞机(Paper Airplaines)》《翻线戏(String Figures)》,通过Jason Fulford的高清拍摄,为我们展示出了Harry Smith那些有趣的收集爱好。Jason Fulford致力于使每张图片都在与它相适应的篇幅空间里呈现,保证视觉效果。摄影书的第一卷记载了有关Smith纸飞机的收藏,共收录了251个藏品。“书里主要就是讲述了20多年来,Smith在纽约市街道上攒到的纸飞机,”Andrew说,“据我所知,Smith从来没有公开地在演说或者文章中提过他的纸飞机。对于不同形状、尺寸、材质、风格的一连串纪录,这本书也侧面表达了艺术家对纸飞机的痴爱和迷恋。

Harry Smith's Paper Airplane Collection
摄影书的第2卷,《翻绳戏》,更加富有奇幻色彩,书里记载了Smith通过线绳创造了各种复杂的翻花图案。根据数学上的精密计算,复杂的几何图形在黑色背景衬托下,展示出三维效果,着实令人震撼。这种美学把线绳赋予了生命,同时也秀出了Smith谜一样的创作过程。

我们和两本摄影集的编辑进一步对话,探讨更多趣事:

The Plus:可以向我们透露一些有关您自己和John的经历吗?
Andrew Lampert:
我们都在纽约电影档案馆工作。离开档案馆之后,John经营了ZAP工作室同时自己制作电影。我也制作电影,录像以及演出。毫无疑问我们都是Harry Smith的崇拜者,他工作时,那种高深莫测,不按常理出牌的感觉我们太喜欢了。

Harry Smith's Paper Airplane Collection
TP:纸飞机是一项富有神秘色彩的收藏系列。对于它你们了解多少呢?
AL:
我们书里收录了251个藏品,但是有关奇闻异事的记载应该不止这个数字。他收藏这些东西的理念和其他普通藏品一样,都是把它们视为一种文化产品,同时,这也是文化更迭的历史记录。《纸飞机》与姐妹篇《翻线戏》几乎同时发布 。《翻线戏》这本影集记载了Smith另一项他极度痴迷的藏品,圈外人很难懂得的翻绳戏。

TP:在这本书里你最喜欢的纸飞机是哪一个?
AL:
我最感兴趣的是230页的“鹅形”飞机,造型迷人又略带一丝忧伤。不过,其实所有飞机,我都蛮喜欢的。
John Klacsman:我最喜欢的是第226页的飞机,这是由1980年代的曼哈顿电话本所折叠而成的。

Harry Smith's Paper Airplane Collection
TP:现在这251个纸飞机都在哪里?
AL:
2013年的时候,这些纸飞机被送交给了盖提研究机构,在那里还放着很多与Smith有关的其他资料。如果还有散落在世界其他角落的飞机,我们也无能为力去寻找了。坊间流传史密森尼博物院收到了更多的smith飞机,不过他们没有相关记录来证明这点。

TP:书籍编纂的过程是怎样的?
AL:
痛并快乐着。同一时间里,我们需要制作很多书籍,所以当时间撞车的时候,我们就会变得有些手足无措。大部分人对于这类飞机收藏,知之甚少,所以挖掘和做研究,十分必要,在过程中,就会慢慢领悟到神奇之处。除了调查之外,我们还花费了很多时间来编辑书中的附录。

Harry Smith's Paper Airplane Collection
TP:你们会收集一些东西吗?
AL:
会的。我收集了很多不同流派的书籍和音乐。很多时候我甚至都没有真正去读去听,就冲动购买了。但与Smith不同的是,我对某样东西不会有那么特别的执念。我的收集是习惯性的。
JK:我过去收藏PEZ,那时候大家也都知道我收藏这些,然后就会送我,之后我就不再购买了。其实很多东西都是一点一滴慢慢积累的,现在呢,我主要收藏书籍和地下喜剧。

照片版权:Anthology Film Archives and J&L Books
Harry Smith's Paper Airplane Colle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