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无处不在的疯狂

可以占有你、吸引你,也可以逼疯你。不,这不是性,是生活。

日常生活如此枯燥乏味,你是否曾担心自己被它逼疯?刚结束大学生涯的Harriet Lenneman最近创作了一则让人毛骨悚然的恶趣味短片《黄》,其中的主人公显然有此倾向。

“Grover和Myrtle是一对面黄肌瘦的夫妻。他们的房子里,每样东西都平凡到了超现实的境界,”Harriet介绍道,“眼神涣散的猫咪挂钟、尖叫不停的刺猬水壶、一帧帧不断变幻的人物形象……一切都看似合理,一切都那么不正常。”

而画面的颤抖效果无疑加重了短片阴森而又迷幻的感觉。“我很抠门,不愿意花钱买很多材料,”Harriet继续讲述制作细节,“所以我会废物利用:废纸,旧书,二手店里能找到什么我就用什么。我最爱的宝贝是一台绞肉机。当时我一眼看到它,红色塑料材质,坏了没法用。我花十几块钱把它买了下来,用混凝纸浆刷了一遍。”

让The Plus带你进入Harriet的黑暗内心,了解一下这个故事。

1
2
The Plus:这则短片的灵感源自何处?
Harriet Lenneman:
《黄》的灵感源于Charlotte Perkins Gilman的短篇小说《黄色壁纸》。讲的是一位叫Jane的女人被锁在卧室里,因为她的心理医生丈夫诊断她患有精神病,需要禁闭治疗。19世纪,人们并不重视女性的心理健康,伪造诊断书的事儿十分常见。在治疗期间,Jane因为缺乏精神刺激,患上了妄想症。墙纸的花纹在她的臆想中,成了想要挣脱铁栏束缚的女人。我想把这个故事拍成动画短片,但同时我也想表达很多我自己的想法。我没法分出先后,所以干脆把Gilman的小说和我自己灵感中所有的元素一股脑儿扔了进来,混合在一起。

3
TP:片中音乐和声音起到了极大的作用。你是怎么设计声音的?
HL:
我时时刻刻都竖着耳朵捕捉声音——每天我都在听,有没有奇怪的声音可以为我所用。有一天我在吃梨子,吃得汁水四溢,于是我立刻拿出了录音机,又是吮吸又是咂嘴,弄出一连串的声音。当时我并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用上这段声音,直到后来我发现可以配在Grover被塞进绞肉机那里。

4
TP:制作视频时,你遇上过什么困难?
HL:
不管做什么,我都有点举棋不定,总是纠结于各种想法之中。所以最大的困难就在于,如何在实现原计划的同时,留出实验新想法的空间。动画导演能够控制画面中每一个小动作、小细节,但也会耗费巨大的精力。而很多美妙的、出乎意料的东西其实是在无意间完成的。所以当我放松下来,不去事事细究,让实验自然展开,短片就会形成自己的生命力。
5
TP:能和目前在动画专业的学生们分享下经验么?
HL:
写作!动画导演都是讲故事的人。要讲好一个故事,你得先找到自己的语气,要找到语气就要写作。我当然不会把自己当成作家,但有了想法我总会立刻写进速写本,或者记在手机里。我会默默观察别人的生活,记下来,之后用在我的动画里。有一次,我看到一则新闻标题,类似于“你的咖啡袋里有几只蟑螂?”我的邻居有一只老式猫咪挂钟。我小时候,有人说过我的卷发乱得像鸟窝。点点滴滴的想法和回忆构成了《黄》的内在世界。我的笔记里记满了这样的小事情,而它们就是最好的灵感源泉。

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评论条款

  • - 请不要重伤他人或任何人身攻击.
  • - 请不要留污秽或淫秽字句.
  • - 请不要在此处打广告.
  • - 我们有权删除不雅留言.